一天,福尔摩斯给我他来电话他说:“你敢不敢和我举行别样的格斗大战”我豪爽的答应了:“我怎么不当然敢”,周日下午在加勒底管制室举行,谁不来谁就是怂货。   我原本以为我恐吓了福尔摩斯,福尔摩斯应该躲在房间里,不敢找我,可正当这时,我听见了“爸爸”,我心肌梗塞了(划掉)原来是我手机响了,一看,竟然是福尔摩斯打来的电话,他还真有勇气,我接通了电话,听道电话那头骂道:“教授,你怎么么还不来,再不来就你女儿就被我抱走了了。”我听到他对我的毒骂之后,我回骂道:“我要把你长得像Foreigner卡背的事情说出来,帮你炒作一番,你说好不好啊。”   他吓得没再回应我,可是到了周日,竟然又给我打电话了,他还真要和我举行大战,于是我按照约定,到达了管制室,可他呆巴等我已经等我很久了。   第一回合,我占今上风,他比不过我,到了第六回合,他就主动认输了了。   第二局,他开始占上风,我也不甘势弱,我们僵持了十多个回合,我因为宝具被封印,被他击败了。   从那时开始,我就不轻敌了,我认真研究他的套路,于是我总结出了一套种方案。   第二天,我们举行第三局,他使用祖传方案,对我发动猛烈的攻击,我们势均力敌,平分秋色,我们比了3个多小时,也没分出胜负(Arhcer打Ruler怎么势均力敌啊kora!)。   后来,我不知不觉的闪着腰了,他趁着这个好机会,一记巴流术,打的我站不起来,对我的打击比掉到瀑布里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