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并私信八一八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NSFW][连载中] 八云道长无惨 Part.5 邪恶的交易


  • 管理员

    八云道长无参 Part.5 邪恶的交易

    本文作者: 英年早逝魔理沙
    连载中


    TIS七世招呼手下的曲奇民们为UDK八世沏茶,桌面上摆着许多中看不中用的老东西,比如一根钛合金做的雕花烟斗。
    UDK八世殿显得有些紧张局促,她这个种姓的个体一般都比较才能平庸,不会被认为适合作为神系的领袖,娶回家做老婆倒是很合适,但由于权力斗争严重,往往最没有权力欲的UDK种会被顶上来,好让其他成员不感到偏颇,你瞧,这位老姐已经是第八个这样的可怜人了。

    相应的,对方这个tis种的alc领袖可谓气定神闲,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一切事物都为她牢牢把握着。摆弄着那个纯粹摆设的烟斗的她的眼神提示着我们,在这个提倡新式生活的时代,即使是天生右派的tis种也不会继续坚持吸烟这样的刻板印象式的旧习。

    毕竟,都差不多能脑插管了,谁还用吸入式药物呢?就像有了打火机,不,有了火柴之后便不会有人愿意去钻木取火了。
    不再吸烟的TIS掏出一个四阶魔方,开始重组,虽然这也还是比较经典的百年前的益智游戏,但经常摆弄确实有助于锻炼神经,这对一代神主来说,确实算是可以作为,类似于嚼口香糖一般的适度有正面意义的小习惯,至少与致癌的烟草相比,那可是进步了不少。

    这四阶魔方也是金属的,在这流行全息半实体造物的新时代可以说是弥漫着古典的气息的,其发出的咔嗒咔嗒的杂音也让不习惯这种感觉的UDK八世更为紧张。

    UDK八世简直要失禁啦!UDK八世这样想着,把自己的名称当做第一人称这样的语言习惯对于多数人来说实在是尴尬得不行,但在基因组里被彻底“羞辱”了一番的UDK种很难改变,即使是说出来的时候没有这样,在脑内思考的时候也是先有这样再删去的,所以往往说头一句话的时候有些结巴的倾向。

    在朽木教团的影响力不是很大的地区,常常不存在照顾现人神缺陷/特点的政治正确,上个月在西日本就有一位孩子是UDK种的家庭孩子在学校被严重霸凌,闹得沸沸扬扬。

    就像黑人可以相互喊泥哥,别人不得喊,朽木教团里现人神的圣典语录只有同种姓的人相互说可以接受,如果是关系好的人也还行,被相对陌生的曲奇民或是隔得太远的现人神叫到的话那绝对是一种很严重的羞辱。

    那件事就是有些缺心眼的小朋友不尊重这样的宗教传统,跑到UDK种面前怒涛语录,造成后者当场自杀未遂。

    这位小朋友貌似叫樱雪,是一个西京教授的小孩,事情处理完之后举家搬离了日本,据说去了巴蜀利亚了。

    UDK八世快被这种凝固的气氛憋死了,她打算率先打破局面:“大佐殿你老别来无恙啊,最近ALC那边还好吗?”诶不对你憋了半天就打算说这样的废话?

    TIS七世听闻加快了手指摆动的速度,在12秒内转完魔方后抬起头望向对面的UDK八世,眼睛似乎没聚焦,一副没生气的态度。

    “咱俩老相识了,第一说话别用敬语了,第二我们这边运营不是很好,第三我的身体也不是很好。”

    怒涛宣言让对面的UDK赶忙道歉,虽然相识很久但仍然没曾彼此消融芥蒂的尴尬关系莫过于此。

    大佐很不体贴但似乎很想体贴地丢了一块烤岩鱼小零食给对面,说话语速快得与她僵尸般的眼神不相称:“惯例的事情我不打算详细讲了,我的副手在你那已经驻扎了有半年了,期间这片地区成婚的364对ALCxUDK我们都有共同签字,评价反馈的差评率也在5%以下,你和我们这边的祭祀往来也得到了公投87%肯定11%弃权2%否定的优秀评价,我觉得你虽然看上去蔫蔫的但你和你的团队是朽木教团历史上可圈可点的一代UDK了以上。”

    大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把魔方弄乱,没还原搁在一边,向对面的没听清楚数据而一脸懵逼的UDK八世沉重地讲到:“这次劫狱,我们需要包括你们在内多数神系的支持,曲奇民那边的意见领袖,美浓津典史先生最近流亡海外,其他大大小小的名家都在被政府调查,因而想要调用他们的力量会变得困难。”

    UDK八世仍旧迷糊:“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劫狱?这些人也只是犯了一些正常的刑事案件,和我们教团方面扯上关系是不是有点上纲上线了?不觉得有点引火烧身吗?”

    TIS七世无奈地用手指弹了一下魔方:“那条街的野生信徒,也就是我们捞出来的这波人,之所以信了饼教,就是因为我曾经和他们进行黑市上的生意往来,顺便给他们传教的,他们帮我们筹备的那些枪支弹药,军用机器人,激光机床,合成药物等物资在这一片地区的统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没想到这帮蠢货居然同时在研究邪淫术,虽然在我们这个地区也流行这个,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去招惹了一个戒色术宗师,就是那个上了电视的受害者八云道长。”

    UDK八世一听就乐了:“什么时代了还有人戒色?难道是那些死蠢死蠢的极端正统派东方厨?哈哈哈哈!”

    TIS把脸埋在自己手心:“你觉得什么时代了,还有神经病姓八云?那个家伙是极端正统派东方厨八云道次的义姐,这些名字都是他们的教名。”

    UDK怒放的笑容瞬间凝固:“你妈的,道长和道次,我咋没联系起来?”

    TIS只能苦笑:“不是我政治不正确,你们种姓我见过智商最高的那位老姐擦着及格线上了东京美术大学,整个朽木教团为庆祝这事放了七天假,你还小你不记得了……”

    因为自己太笨了而十分害羞的UDK八世涨红了脸:“别提这个了,也就是说,这事我们就算不干涉,战火也必然烧到我们头上,所以我们必须开始扩军备战了?”

    TIS感到欣慰地放松了一下自己,把穿着白丝的双腿伸到了桌子上:“看来你还是有脑子的,只是不太会用,现在教团内部对HSI神系的绝缘令我提议立刻废除,否则我们的战斗力极度受到影响,对NYN-伪NYN神系的破门令,如果可以也争取废除,明天的全教团会议上我还将提案发动战时总动员令,东方那边不会给我们太多的时间准备。”

    “我救回来的这些个白痴暂时就丢到你那边去,你那边多是服务性的民营设施,我这边都是些铁血的孤儿,养不活他们。”
    UDK八世感到一阵眩晕:“这些人就放在我那就好了,没有下一步处理意见?”

    TIS此时已经过了最紧张的时期,重新开始复原手中的魔方:“还能怎么办,这些人要是落到政府或者东方那边肯定把我们的物资暗网供出去,到时候造成的窟窿可能三十年都填不完,得死多少人?而且这些家伙现在忠于教团,也不乏有点战斗力,你把他们折腾好了没准还能拿来做后备兵源。”

    “至于处罚,说实话感情上他们把我们的眼中钉——八云家的大奶奶给轮奸了,我高兴还来不及,战略损失这种事他们这种鼠目寸光的家伙那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罪,毕竟我也只是和他们单线联络,他们并不知道我的情报网的整体布局和他们自身的定位。”

    “所以免了,以上,UDK酱你也该干嘛干嘛去吧,5000万的临时周转金我已经打到你们神系的赛钱箱(一种宗教法人常用的赛博银行账户)里了,如果我有办法活过这半年,下次请你去大陆架那边玩母猪。”

    起身,转身,往前走,不到7s,tis已经消失在了udk的视野中,后者内心五味杂陈,包含着对前者的崇拜和无奈,以及对未来的苦恼。

    ——To Be Continued



  • 回复量:0



  • @伪tis兄贵 被政治变动荒废了的旧文明剧场


  • 下北泽唱片店 木毛认可 捐赠者 猫猫 SCP基金会 女装人研究会 BAKA STU. 全局版主

    烂 尾 楼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