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连载中]constrainsomnia


  • 下北泽唱片店 木毛认可 抽象工作室

    啊,她在这里。
    她意识的开始也在这里。左边是开放透明的,快捷又现代的餐厅(“开放透明”——厨房离客人只有一条过道和一溜吧台的距离),右边是墙,水刷石抹灰又上了一层白漆,很奇怪。
    面前摆着餐点,一点未动的黄油烤面包片;桌子另一边是碗馄饨,越过馄饨是一个进食时也戴着兜帽的家伙。
    他应该是秃头。她这样想着。
    吃馄饨还戴帽子的家伙连续吃了七个馄饨,喝了十四勺汤,才抬起头来看她。
    他的眉毛粗,有些相连,又过分得稀疏。综合上他眼镜框的形状,折射率一定大于1.72的镜片,在颓废和疲倦中不情愿地表现着锐利的眼神,那样看起来富有洞察力却很僵硬;她感觉一股紧张的电流顺着脊柱流过大约二十节脊椎骨的距离。冷汗大约延迟了一秒半才出来,这样,她感觉到了自己有好好穿内衣。
    然后他开口说话了。
    “怎么了?”他用餐巾纸擦着嘴。
    她的大脑瞬时宕机——真的可以听到某种机械结构宕机的声音——,又带有一些戏谑成分的,自顾自地想着这样的问题:我是谁?我从何处来?我往何处去?
    “啊——嗯,其实……”
    “……其实,”他的手部动作很丰富,“其实你不知道现在怎么了?”
    她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裙摆,丰富的蕾丝花边能点缀词句:“我,是的。很奇怪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端起碗准备喝汤的时候,她又补充了两个字:“抱歉。”
    之后——嘿,我们都知道的,这种时候冷不丁冒出来一句道歉会让知道这事的所有人都犯嘀咕,为什么要冷不丁地道歉?毫无意义啊……
    之后他——很年轻的男人——稍微放下碗边,瞪了她一眼(“真是恐怖!”),又继续喝着他的汤,馄饨汤在馄饨吃完的时候只能被叫做片儿汤,打了鸡蛋的也叫片儿汤,不过也是汤——扯远了,就是喝汤,最后他的整个头颅都被这大碗遮住。
    她纤细手指的尖端戳了戳黄油面包。放在盘子边的部分已经开始发冷变硬了。
    桌子是上了清漆的木头,有些发灰又有些油光锃亮,质地并不太好,透着一股FSC认证的气息。
    对面的男人放下了碗,声音算是清脆利落——碗里一点都没剩下。他把两手戳在桌子下的口袋里,并没有直视着她,说:“你也吃点吧。你吃着我跟你说。“
    虽然是过度口语化了,她也依然听从建议。
    还好这黄油面包不怎么掉渣。
    “嗯,我该从哪里开始呢——我这样,简洁地去说吧,你是失忆了,很正常。在这里很正常。(咳)在这里只要睡着了就会失忆,嗯。之前的那一个你——说这些过去的话呀(笑)不是咱们的风格。(停顿)除了这件事,还有可说的是……啊,这样的情况在你我身上都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关于这个世界,我先要说的是:大部分的……你吃完了啊。”
    可能是在第一口黄油面包下肚之后才有的食欲。
    他支支吾吾了一小会儿,走向吧台要了一杯红茶,连着盘子和糖块,牛奶,一块端过来,放在曾经装着黄油面包的盘子旁边,又自言自语了两句,最后拿出一本羊皮装订的,又厚又重的笔记本。聚合物材质的搭扣磨损已经很严重了,旁边插着的钢笔是六七十年代热卖的型号。他熟练地翻到其中的一页,将笔记本旋转180°,放在碗和盘子中间。
    上面写着这样的话:

    (未完待续)
    原来的草稿里有很多地方自带一个小一号的“儿”字表示儿化音,我还没研究出怎么在论坛里实现这样的操作。


  • 圈内名人 木毛认可 捐赠者 猫猫 SCP基金会 女装人研究会 管理员

    @Fosinopril[连载中]constrainsomnia 中说:

    原来的草稿里有很多地方自带一个小一号的“儿”字表示儿化音,我还没研究出怎么在论坛里实现这样的操作

    一行内单独小字应该不行呢


  • 下北泽唱片店 木毛认可 捐赠者 猫猫 SCP基金会 女装人研究会 BAKA STU. 全局版主

    应该是秃头


登录后回复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