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NSFW][连载中] 八云道长无惨 Part.10 随风飘散的绯红之花


  • 管理员

    本文作者:英年早逝魔理沙
    连载中
    不要问为什么没有part8, p8无限期推迟(注:cfcwdnmd)

    “混账东西!”一团白毛毛的大爪子攥成一团暴怒地捶打在红木制成的的办公桌上,震颤得其上的三只毛笔,一片画板,三个画框以及三个天狗手办抖得前俯后仰。一旁的鸦天狗副官赶忙去制止这些细软的抖动,而一旁在修缮灯具的河童被这忽如其来的怒吼吓得掉下梯子,摔了个底朝天。
    在一旁悠闲喝茶的一只穿着体面而气定神闲的鸦天狗起身伸了个懒腰,顺手扶起了屁股疼的河童,后者赶忙鞠躬感谢。继而,她走到了盛怒的白绒绒的爪子的主人跟前,用修长的手指提起了对方的下巴:“啥事发这么大火啊,小狗狗?”
    这只被称为小狗狗但是明显很大只的像是定春(银魂)里的大白狗明显没有和眼前雍容和雅的贵妇调情的心情,他轻轻拍开对方的手:
    “白完的恶棍在大半夜闪电战干烂了鼠国,我们的钱路断了!曲奇国那边怎么交代还搞不清楚呢!”
    原本被大白狗的怒吼吓得手忙脚乱的工作人员们此时被这一番噩耗吓得寂静,眼睛齐刷刷地望向那一面毛茸茸而难以看见暴起青筋的狗脸。而那个雍容的鸦天狗听罢没有丝毫波动,将头发向后一甩,走到咖啡机边摁下加热键。
    “白完那边趁火打劫,想借东饼冲突搅局,把我们在鼠国的利益干烂,继而激怒曲奇国来进攻承诺保护这一代利益的我们,从而削弱我们的势力,把自己的手伸到山东河北一带。”说罢她抿了一口刚热好的咖啡。
    “我们已经被绑上战车了,即使曲奇不首先进攻我们也不会在承认我们有能力保护一个混合的或纯曲奇的地区的安全,他们必然会设法将东方势力彻底赶出华北。”
    大白狗听到这,表情缓和了不少,但紧跟而来的疲惫和焦虑让他不自觉地用自己的肉球捂住了自己的大狗头。“黑莓那个奸贼,是拿我们日照基地去送死啊!”
    喝尽最后一滴咖啡后的鸦天狗魅惑地伸出狭长的舌头舔了舔杯底,走到在办公桌前郁闷的大白狗身后,给了他一个因为体积关系拼劲全力仍然有些勉强的熊抱。
    “大走花将军,mission start”

    青岛基地

    TIS终于越过了一堆神奇的盐碱地来到了基地中央,副官MZ已经下达了迎接令,故除负责巡逻的100名饼民其余作战单位都到位进行迎接。
    “哎哟卧槽,总共200个兵巡逻就用掉了一半?”
    “长官,10名现人神不是吃素的,她们才是这六个基地主要的战斗力。”
    TIS扭头吐掉了抽得只剩屁股的烟,来到部队面前,发现这些家伙毫无纪律,稀稀拉拉地或蹲或坐,见了指挥官也毫无反应,10名现人神由于是珍贵战力,被安排在指挥室待命。
    早已有所觉悟的TIS仪式性地捂了捂脸,然后让MZ命令这帮垃圾该干嘛干嘛去,然后这些家伙开始原地搭建空中的虚拟屏幕开始看曲奇剧场,还有俩老妹直接就着音mad开始嗑药跳舞了。TIS两眼无神,不知是因为基地状况堪忧还是沿途疲惫,步行去往基地的路上一直唉声叹气。

    指挥室大厅

    一堆YN种现人神在相互萌萌,打情骂俏,芙来芙去,整个指挥室充满了青春童稚的甜丝丝的气息,TIS瞪大了眼睛,他想不通,饼民垃圾也就罢了,怎么现人神也这么神必。副官MZ翻开不知道哪变来的大型“朽木牌”连环画,为不了解当地局面的TIS上了一节生动的历史课。
    青岛基地,是饼民早在三十年前就兴建的一所军事要塞,大陆架的朽木教会随着南方的下北泽教会的兴起而兴起,一开始仅仅是作为下北泽教会用以抵御车万教会进攻的战略缓冲地区,但大陆架的人民才智优越,地方人杰地灵,许多皈依大陆架朽木教会的人才为朽木教在大陆架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其中青岛基地就是作为一个“饼民的詹姆斯堡”而存在的实验性基地。
    曾经作为东方教团的教士却因异端思想被迫害的草莓先生逃离了上海爱丽丝,在华北寻求了一块阡陌纵横的完美地域开拓了属于自己的殖民地。例区及车万联合军队北伐结束后许多军事人才凸显了出来,而大后方没有合适的官位安排他们,便只能让他们寻求在占领地建立自己的割据势力。这时许多不懂生产而受挫,饥寒交迫的东方军官和朽木军官,还有各种例区或者泛二次元的七七八八的民族都在华北乱窜,局面非常混乱,幻电军的敌人也有渗透反扑的尝试,革命成果岌岌可危。
    早在战争前就在华北站稳脚跟的草莓先生打开了青岛基地,不,当时叫“蛋糕屋”的国门,接纳了这些差不多要陷入自相残杀的北伐军的将领。这其中有许多让人日后心生敬意的强者,比如白完俱乐部的家主黑莓,南宁恒心帝国的“军医”蛋糕,以及在肉体衰老后置换身体化作furry的原庄海洋将军,现在的大走花将军。
    可以说,当今大陆架的诸多军阀都是当时这个称为“蛋糕屋”的魔窟里炼出来的炽天使,而蛋糕屋车饼共荣的大气氛延续了北伐军的团结作风,因而在蛋糕屋崩溃之前整个华北的各个民族相安无事。
    “那为什么现在的青岛基地费拉又废墟?我尚且蒙在鼓里!”
    长官,这一切要从那个费拉至极的土财主草莓先生说起…古人云,红颜祸水!草莓先生这个人,虽然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仍然因为身为人类,她依旧有局限!晚年的他,宠信一名叫芙芙的女子,这个女人把整个大陆架搅得翻天覆地。
    这个芙芙,原本是蛋糕屋城邦附近的村落的一名村姑,作为观赏性的芙兰朵露种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她既不会像兵器性芙兰朵露种一样掐碎敌人的“目”,也不会像生殖性芙兰朵露种那样翘首弄姿,说白了,就是个金发小女孩,翅膀都是可拆卸的摆设!
    但是她仿佛具备了迷惑一切男人的眼睛,连众多妓院里估价最高的生殖性芙兰朵露种都自愧弗如的眼睛,男人似乎一旦和她对视,就被摄了心魂!小时候她和自己的妹妹芙神居住在村落里,天真无邪地生活着,村里的小伙子都以能把芙芙娶回家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身为观赏性的芙兰朵露,她不仅不好滥交,甚至相当保守,这样的矜持却被视为摆架子,招致不少妒忌怨恨的目光。
    16岁的她依旧没有成亲,父亲在城里找了个受封骑士的小伙子给她做未婚夫,但她并不想接受这样的安排。这个沉默寡言的骑士,通称探探,原来是下北泽军的一名天才军官,少年得志,为了躲避迫害而投靠了草莓先生,娶亲也是一时兴起,甚至可以说是那些比自己大一轮的同僚的父母做派式的多管闲事促成的,所以他本人也并不是很上心。所以得知芙芙为了逃婚离家出走的时候,他反而觉得这帮村屄真好玩。
    抱着玩乐的心态,坐视全村人忙成一团寻找芙芙的时候,兵器性稀神探女种的探探骑士无意间自言自语了一句“恐怕没人能发现这个女孩的踪迹了”,导致自己在第二天发现了这个女孩的藏身之处。
    原来,芙芙被同情她际遇的nyon种曲奇牧师灰牧师(也称灰先知,翻译版本不同)收留在了教堂的暗道里,那些不了解阁楼暗门文化的农屄们显然不明白那个看似狭小的饼干教堂有这比可见空间大三四倍的暗室。
    探探骑士于是约见了那个灰牧师,善良懦弱的后者吓得尿了一地,搞得探探不得不忍受拖了几次地仍然无法消除的老鼠尿骚味。探探的要求却让灰牧师十分诧异:尽可能让这个女孩通往有趣的人生道路,我喜好观察命运的流向,而对没有感情的婚姻没有兴趣。
    灰牧师在稀里糊涂中得到了这个任务,同时手上多了探探骑士赠送的50000金币的钱庄券。于是,在这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期待的眼光下,芙芙被送去了灰牧师家乡的修道院,那个被称为鼠国的地方,曾经是个繁荣的国家。不过来源颇为神奇,大约是日本内战时期,大陆架一个自称得了天命要统摄一切老鼠从而保障万鼠幸福的纳兹琳种神棍,在各地因战乱和灾荒而陷于贫穷的村落里招募纳兹琳种,nyon种,kofji种还有别的各个种族老鼠种姓的人加入了自己的运动。在许多村落一直遭受农民刻板歧视的老鼠人们追随他,劫掠了许多的城邦,最后打垮了盘踞在太行山的野生寅丸星土匪。把寅丸星土匪们纳为生育工具后,老鼠们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民族国家,通称鼠国,当然内部的叫法和各种混乱的别名就略过不提了。
    为了强化叙事,这个神棍自称鼠王,颁布了《回归法》,从此原本在各地有正当职业的老鼠人都得到了鼠国的第二国籍,进一步增强了国力。这个国度的居民多是曾经深受种族主义荼毒的可怜家伙,然而他们却也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整个国家基本上都是由老鼠人和老鼠人喜好交配的种族组成,除了同族,纳兹琳种最喜欢和寅丸星种婚配,而nyon种爱好icg种,kofji种喜好web种和maru种,当然,由于东方民族不太懂国内曲奇民族的种姓制度,在占人口多数的纳兹琳种看来,后者就是一堆头大脑子笨调皮捣蛋还喜欢猥亵爱丽丝和灵梦的精神病。
    你瞧,连老鼠和老鼠内部都有种族歧视嘞!(顺便一提通过问卷调查,七成的纳兹琳种分不清未婚的nyon种和kofji种,甚至分不清娶了icg种和nyon种和娶了web种的kofji种,如果他们的妻子都以爱丽丝服饰示人)在如此racist的国度,你就知道一个芙兰朵露种的小女孩会是多么无助。
    “你说你是老鼠的亲戚,正常老鼠生老虎,智障老鼠生爱丽丝,英文老鼠生灵梦,没见过哪个变态生芙兰朵露的,你爸是不是东方国的人贩子啊?”
    这样的调侃性言论对没长大孩子而言无异于霸凌,整个修道院都将芙芙当做异类加以排挤欺凌,芙芙几乎天天都会在厕所里哭个半个小时。这段时间环境的折磨,笔者认为为她化作乱世狐狸精埋下了不安的种子。
    芙芙本人是个非常有灵性的孩子,原本作为村妇培养的她基础教育十分欠缺,但竟然在修道院里迅速掌握了车万人的经典,曲奇人的经典,还有许许多多文献和很多民族的语言。20岁的芙芙已经拥有背诵全长50000余字的《鼠王敕令》和进行车万学考据的能力,出众的才能让修道院嫲嫲们惊异而向院长举荐她。这些善良的信徒们的美言最终促成修道院院长将这个“碍眼的异种”摆在了这所修道院全额奖学金推荐第一名榜单,其他的小老鼠修女们都嫉妒得目瞪口呆。
    很快,在蛋糕屋联合录取下,芙芙得以被保送到了北方车万殖民地的海淀法学院,专攻车万法。修道院里清一色的雌性让芙芙那双眼睛的诅咒没有了用武之地,但在海淀,古老的命运终于回归。本科期间,这个满脸风霜但肢体仍是小学生般的少女(芙兰朵露种一般长不开),再一次成为全校的焦点。院内的男同学以能与她说上话为荣,女同学则四处研究她的化妆和穿搭风格。
    这时,在同在法学院而专门攻读特摄论的稻羽一叶先生,偶然间撞倒了芙芙,这种俗套的桥段引发了各种蝴蝶效应式的发展。原本觉得自己此生只爱假面骑士的稻羽,被这个芙芙深深地迷住了,而芙芙也对这个传说中入学前就曾经作为假面骑士参加过日本内战的神奇人士颇有兴趣。芙芙习惯性的矜持让稻羽日思夜想,在众人的注视下对着芙芙宿舍折断了514根拐杖后,芙芙终于答应了稻羽的交往请求,并不是求婚!如此,两人的爱情故事被传为佳话,甚至有人做成了bb剧场讲述这对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
    当芙芙24岁毕业的时候,稻羽已经离开她奔赴蛋糕屋担任MMD司法研究会相关职务(处理运用MMD导致的各种法律问题)一年了,芙芙此时已经深爱着稻羽,急切地想回到他身边,而稻羽也是这么想的,便通过一封推荐信给芙芙谋了一份在蛋糕屋进行车万法编修的工作。此时的蛋糕屋,政通人和,各地山头都已经确立,派系利益的纠纷由于资源的丰富和彼此作为战友情谊的深厚而没有显现出来,整个蛋糕屋是当时华南最大的混合民族殖民地,各地都通过蛋糕屋进行外交协调,工农业上也仰仗蛋糕屋的支援。
    芙芙来到了这座新兴的名城,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和喜悦,作为命运的刽子手给这座名城带来了毁灭。
    已经执政这座名城20年的草莓先生,膝下无子,虽然许多公民和外邦人都认为老草莓会采取民主的制度挑选继承者,但老草莓临到头却还是想要个儿子,把基业传给他。在和诸多妃子寻求生育未果之后,他开始扩大了狩猎范围。
    一直在进行法理研究的芙芙,其艳名早已传遍全城,但大家都知道她是稻羽法官的未婚妻,没有人敢打这个主意,可是,换作开国元勋草莓的场合,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呢?
    草莓一开始没有非常失礼地穷追猛打,但芙芙对他的态度毅然决然,绝不会贪图皇后之位放弃真爱。草莓的权欲一下子盖过了理智,在他的指使下稻羽丢掉了工作,继而被判为通敌的罪犯,在审判不完全的情况下架上了绞刑架。草莓在强迫芙芙观看了整个处刑现场,绝望的眼泪伴着鲜血洒满了观众席。经历了这样悲惨的事件,芙芙那诱人的眼睛从此没了光芒。但吸引人的魔力依旧在,绝望的芙芙同意作为草莓的皇后,效忠草莓并作为他的生育工具。
    心花怒放的草莓丧失了理智,一心追求子嗣和肉欲的他听不得半点让他不痛快的言论,劝诫草莓不能接受遭遇了这种事的人做皇后的一只UDK种议会长居然被草莓当场枪毙。
    不理朝政,用如此非人道方式杀人夺妻,连续杀害无辜要员的草莓引起了高层的严重警觉,担任蛋糕屋首席大祭司的NEL种的SKN博士感到暗无天日,携带朽木教团对蛋糕屋的护国咒文逃离了蛋糕屋。在向其余国家反映了事件的离奇后许多人意识到这是打破现有稳态夺取更多利益的突破点,于是由被害者在外地的亲属和希望取代草莓成为大陆架曲奇民保护人地位的各路军阀联合组成大军征讨蛋糕屋。
    失去了民心和因为年迈而丧失水准的草莓无法抵抗这次讨伐,竟弃城而逃,临别时希望带走没有能给她生育孩子的芙芙,但芙芙却挥刀砍下了草莓的一头灰白色刘海,他当即明白自己已经是大势已去。坐上东渡的邮轮前往东京成为寓公的草莓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收养了后来的歌舞町公子时云,可能是希望完成夙愿,亦或是弥补曾经自己的糊涂吧!
    芙芙领着那些被草莓拘禁为肉便器的可怜女孩们逃出了生天,但是她们却绝望地发现大陆架又一个乱世来临了。攻入蛋糕屋的军队以朽木的名义对蛋糕屋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城,华北最大的混合殖民地在短短三个月内化作了人间地狱。紧接着就如何划定势力范围,联军彼此又相互冲突,终于在谈判崩溃之后相互杀伐了起来。原本与草莓友谊深重的白完地区和日照地区此时不甘心友好于自己的蛋糕屋,在不及时的救援的名义下开始征讨那些参与联军的国家。
    整个由蛋糕屋引发的战乱持续了4年,30多个殖民地灭亡,死伤各族人民600万余人,整个华北地区的政治势力重划,生产力崩溃到最低点。
    在衣衫褴褛地逃难过程中芙芙痛苦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在各地流亡的时候她意外发现了最初的未婚夫探探,后者重新爱上了她,并对她的过去全盘接受,领着她逃往了南方。最后活着来到南宁恒心帝国的人只剩七个,探探和芙芙成功来到了远离战火的南疆。剩下五人曾是蛋糕屋贵胄的女儿,但是亲族都在战争中殒命或失散,只能选择和芙芙探探生活在一起。这五人中有四人是没有现人神显性表达的饼民,另外一人是一个魔理沙。这个魔理沙没有留下后裔,剩下四人都留下了相当多的子嗣,已经失去贵族家世也没有劳动谋生能力的她们只能沦为南宁豪族们的小妾,换个厂弟承担生育工具的职责。而芙芙生下了草莓的孩子,也是一只芙兰朵露后,与探探生下了三只芙兰朵露和两只稀神探女。
    大约是六年前,在各国都签订了停战条约后,东京派来的战后秩序维持委员会决定把蛋糕屋遗址,当时是由委员会托管的青岛基地归还草莓的后裔,但草莓下落不明,直到出殡大家才知道他在东京隐姓埋名地生活了很久。于是只得去联络芙芙,将封地交给芙芙和草莓的长子,可能是由于对草莓的恨意和逃难的凄苦,这个孩子天生痴呆,芙芙很想把她背地里弄死,但都动了恻隐之心没有下手,最后探探在乡下买了个残疾的次等芙兰朵露给她成了家。但是这个低保户格外能生,和自己人棍一样的老婆生了十个芙兰朵露,而且都是生殖性的芙兰朵露,每天除了相互调情抠屄就是和社会青年乱交,不读书不工作,成为当地一害。
    已经成为祖父祖母的芙芙探探对此十分头疼,在和其他正常的家族成员商量以后,他们觉得将这户孽种送回蛋糕屋遗址去继承草莓的遗产比较合适。
    在前往青岛的路上十个碧池觉得父母实在是拖油瓶,就找了个煤矿把爹妈丢进去封起来灌瓦斯引爆了,那个虽然残疾但是心智健全的肉便器母亲含着泪送别,而直到死,草莓的亲生儿子都傻呵呵的。
    解决了爹妈之后十个碧池幻想着公主一般豪爽的生活,却看到了一地的废墟和军事设施,等待着她们的还有封建贵族强制服役条约:她们必须捍卫青岛基地直到自己身死,否则会被问责。大失所望的碧池芙兰朵露们发现自己没有回去的路费了,如果卖屄回去,祖产也肯定已经被家族的人瓜分了,于是只好郁闷地承接了青岛基地的领主地位,同时作为现人神常备军守护青岛基地。剩下200个饼民都是各地的矿工,在青岛基地收集战略物资,本身除了每个月军训三天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可言。十个碧池倒是很喜欢这些给矿工们慰安,那沾满汗臭的骚气大鸡巴非常讨生殖性芙兰朵露的欢心。
    “等等,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可是这十个碧池根本不是YN种是芙兰朵露种吧?”
    “长官,您自己先入为主,惯性思维了,现人神未必是曲奇这边的啊。”
    TIS抬起僵硬的脖子,对着漫天的繁星,虽然听了一出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但他仍然发出了长长一声叹息。
    “这仗还TM怎么打啊!我用东方废物打东方高手,作为曲奇司令?”
    MZ将具有幻灯片功能的朽木连环画在胸前合拢,投入了书柜,轻轻走到TIS面前,解开了TIS反射着银灰色光芒的军装的衣领。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请让我这个副官尽到自己的责任,为指挥官分担一下苦恼吧。”



  • 航哥和阿空会出场吗



  • 分了,一看



  • 哭了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