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NSFW][连载中] 八云道长无惨 Part.11 时机成熟


  • 管理员

    本文作者: 英年早逝魔理沙
    连载中
    不要问为什么没有part8, p8无限期推迟(注:cfcwdnmd)

    在MZ主动的魅惑攻势下,TIS本想顺水推舟,享受一下惯常的晚安炮,然而当手指触碰到MZ的胸部的时候她忽然一个激灵,快速缩回了手,眉头紧皱。
    “你不是我的副官,你是谁?我的副官被你弄到哪去了?!”
    TIS在自己的质问脱口而出之后才懊悔到自己的闪失,追随自己多年的MZ一向是不善言辞而且对制作图表和工作文档什么的一窍不通的小笨蛋,比起夸奖她这几日的优秀表现自己本该先质疑这种反常的,事到如今局面已经相当诡异了,一向深谋远虑的TIS此刻也显得惊慌失措。
    TIS只能凝聚自己的注意力,就像是当年面对博士生复试那样,在心底祈祷同时把肾上腺素调整到刺杀凯撒的程度来应激。
    目光所指的那个“MZ”遇见此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继而是大笑,狂笑,捧腹大笑,笑到自己的腹肌支撑不足弯着腰笑,笑得紧张无比的TIS心头蒙上一层朦胧的尴尬。
    “你可真是…不,居然是到肉体接触才发现异样,你可真是迟钝…噗…"
    TIS只得宽慰自己:如果我的MZ酱能够像这个家伙一样时不时这样放肆地开怀大笑,没准我乐见此景。
    “MZ”像是甩印度飞饼一样扔掉了自己的假发,橙色的短发替代金灿灿的反光假长发就位在了那娇媚的瓜子脸上,TIS一瞬睁大了眼睛:“时云?你丫,不是在UDK那边的收容所吗?怎么会…"
    时云不着急回答这些基本问题,他旁若无人地开始脱下对他来说过于宽大的MZ式的宗教套装,并不时用淘气地目光挑逗般地望向TIS,对方的脸色已经是青黄不接。
    “草莓爹地一直和我念叨他旧日的帝国,正好有这个机会能来玩一玩,何乐而不为呢?你不必担心你的副手,这个懒人比起忠诚地追随你远赴重洋征战四方,更对待在老家做些闲职顺便照顾家里的老人感兴趣。”
    TIS憋了半分钟的一口气总算吐了出来,心情十分复杂。
    “那个蠢货,啥都不会也来应征我这种高层人士的秘书,不就是看准了我的种姓来寻潜规则的?竟然蠢到这种地步,敢伙同他人戏弄上司,看我回去不把她炒鱿鱼!”
    时云听罢继续嗤笑TIS:“你每天都这么勤奋地工作,这个废材秘书压根帮不上忙,实际上你就是贪恋每天晚上的晚安炮而已,她算是天天吃你的‘鱿鱼’度日了,还需要你特地给她炒?”
    TIS无言以对,只得扣下电子烟的开关以掩饰自己的局促。
    (时云这混蛋,我本来打算打完这场仗就跟MZ酱结婚的,硬生生把我的flag拔了!)
    深深吸入了一口不含焦油的尼古丁之后,TIS渐渐回过神来。
    “我的MZ有四个,你是其中一个,剩下三个怎么回事?”
    “剩下三个的能办事的官僚型秘书,你也不潜规则她们,任凭她们野蛮生长,她们上个月被关西那边别的政客相中了跳槽了,为了吸引你注意装作软脚虾的这个‘正宫’紧急回老家去帮你又募集了几个临时工,你却根本没发现!这对你这种手握军权的人来说可是相当危险的!”
    TIS又被当头一棒,只得赶紧再抽了一口电子烟,结果手速过快被蒸汽呛到了,干咳了半分钟。
    (妈的,我这么正人君子!这些阴谋家都在干什么呢…)
    发觉自己因为过分紧张而站立起来的TIS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腿部肌肉,重新坐回了之前那个稍有霉味的人皮椅子,据说这个椅子是草莓暴政时期把死刑犯的皮剥下来制成的,剩下的部分挂在了“小地灵殿”的门口做装饰(小地灵殿已经只剩下断壁残垣了)。
    低头看了一下这个椅子三秒钟,TIS感觉自己的处境还不算太糟糕(至少这个椅子不是我的皮做的),便揉了揉太阳穴,用一份平和的心态重新面对这种乖离的局面,对面那个时云已经脱得几乎一丝不挂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时云,你我相识多年,无论怎么看你如今来到这里都不是来谋害我的,我还没想通你最终的意图,你可否耐心跟我解释一下你的想法?毕竟我现在负担着朽木教团的国防线,比起家长里短,我更在意你可能在工作上的意见和帮助。”
    TIS把这般和蔼可亲的职场套话抛出去的同时,对面的时云在反反复复地翻弄自己的包皮然后对着自己的龟头傻笑。
    在TIS脸上的青筋即将暴起的时候,时云吸回了嘴角的口水,深呼吸了一次,然后滑稽地模仿着对面正襟危坐的姿态和说话的口吻进行了回应:
    (此时时云一丝不挂,包皮翻到一般,阴茎充血程度也是一半)
    “之前也和你讲清楚了青岛基地这边的战备环境,无论是谁看了都会感觉总部派你来是让你去送死,UDK很担心你,同时她那边也有许多麻烦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我们就合起来想了一个绝佳的妙计……”
    TIS听得很认真,但时云那半充血的一蹦一蹦的小鸡鸡实在是夺人眼球,让想要集中注意工作的他心烦意乱,可是他和时云毕竟相识多年:只要温度允许,这个生殖种的小恶棍根本不愿意用任何介质拘束自己的生殖器,即使这会给许多人造成困扰!
    可能是人皮沙发的霉菌让时云有些不适,时云边说边将左手的手指伸入自己的肛门,开始抠来抠去。
    “八云道长被轮奸的恶性事件被包庇的那些犯罪嫌疑人,包括我在内原本全数被UDK安置在横滨那边的地下教会,如今列岛的东方众对此人人皆曰可杀,UDK被宗教联合仲裁会要求开示所有下属的机关和设施以供社会监督,她自知已经无法保护我们,于是打算把我们送到大陆架这边来。”
    “一来,借此可以躲避社会力量的追查,二来,青岛基地的惨状已经是有目共睹,而能够团刷八云道长而全身而退的我们可以作为一定的,甚至是高强度的战斗力成为你的可选战备,对你的战局百利而无一害。”
    说到这里时云开始情不自禁地手淫了起来,裹着肛门上的棉絮的左手手指开始捏自己右边胸部的乳头,TIS对这无比熟悉的一幕并不感兴趣,便轻轻闭上双眼,借这个空档又抽了一口烟雾。
    “好,也就是说,你们这帮吃了豹子胆的强奸犯跑来陪我送死,好上烈士纪念碑,让我们的子民世世代代记住我是带着一群色情狂屠杀东方萌二的神将?或者说色情狂头子?”
    时云用右边胳膊擦拭自己滴到胸口的口水,因为手里攥着鸡巴所以动作非常局限。
    “你的嘴还是和当年一样毒,你这样的话谁都不会喜欢你的啦,真是的(正宫MZ&UDK八世:阿嚏)。以你现在的局面,恐怕你不会拒绝我们的增援,毕竟在战场上始终是谁拳头硬谁有话语权,剩下的‘强奸犯’们正在从大上海赶来的路上,你就好好享受这个战局吧~”
    TIS听罢十分安详,他还是不想吃时云的眼前亏,不然博士白读了(书生意气),便提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不是很靠谱的说法:
    “我们和车万那边的日照基地一起保护过鼠国,我想鼠国可以争取,日照应该也会消极应战,压力没这么大的…"
    “报!鼠国一夜之间沦陷!”一名穿着矿工服装的护卫冒着大汗带来了及时的情报,指挥官TIS听罢直接从人皮沙发上滚了下来,而沉溺于自慰的时云已经把身边的各种家具弄得脏兮兮的了。
    另一边,让我们把视线转往日照基地。
    巨大而笨重的大白狗缓缓爬上了模仿神舆建造的“将军主座”,许多了白狼天狗们推着他抬着他往上爬使他能更轻松地掌握这副躯体,开始了一周一次的“收保护费”之旅。
    坐定之后,大走花将军喘着粗气,把舌头吐得老大。
    “真气人!被骗大了!”他恼火着,在九十岁高龄身患几十种癌症的情况下他意识不清醒地购买了“转生套餐”,为了贪便宜给孩子们省遗产买了成长装,潜力最大版,在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时可以化身大天狗(很威武呢!),但不料初期的肉体实在是过于猪头,让人情不自禁地感到这是盗版定春。
    列岛那边坑爹的遗产法竟然规定转生后不得继承原有财产,儿孙们瓜分了钱财之后即刻把这只吃多拉多的大白狗赶出了家门,似乎是报复其身为人类时期过度严苛的家长作风,又气又恨的大白狗只能投奔上一个肉体已经入土良久而新肉体早已远走高飞的家族的奶奶:秋山岚老师,她在大陆架有了梦寐以求的鸦天狗的肉体和新的工作和生活,甚至还有了新的情侣。
    费了好大的劲给别人做宠物和坐骑打工良久(大走花将军以此为耻!)后总算攒够了费用,以大型货物的身份被托运到了大连港。
    大陆架过于巨大而治安混乱,大走花又通过参加雇佣兵战斗的方式一路辗转折腾到了南京,看到因为战争和长途奔袭而毛色暗淡肢体青紫的大白狗,已经化作鸦天狗的秋山岚心疼得牙咬切齿,赶紧给他上了五星级宠物医院加疗养院。
    “死鬼,你没钱跟我通讯啊,我汇给你不好吗?白吃这么多苦,真是的…"
    “我从来自食其力,不想麻烦人,上辈子你是我的妻子(指上一个肉体),现在你是别人的老婆了,我更不能打搅才是。”
    从疗养院康复之后秋山岚为大走花争取了一项军职:大走花的老家在几十年前因为族群迁徙形成了妖怪山式的东方风的社会模式,原有的大天狗种姓的幕府将军因病去世后,这个稀有的种姓缺乏继承者,需要迎来一个外来的大天狗。理论上说大走花当时只是“大天狗幼崽”,在化为人形掌握种姓赋予的强大力量前直接就任似乎有些不妥,但日照那边因为太久没有大天狗坐镇各个妖怪聚落将有离散的风险,只得接受了大走花的申请。
    临行前秋山岚送了一个贴身的鸦天狗女仆给大走花:“前世为夫妻,今世做兄弟,我不在的岁月里你就把这孩子当做我,若相处不融洽别直接抛弃,把她送还给我,这是我最信得过的丫头。”
    大走花憨厚地笑了,这气质和他上辈子的时候那种令人捉摸不定的冷峻阴险的风格相去甚远。他想敬一个军礼,但因为控制不好,只能把肉乎乎的大肉球扑在了自己的大狗头上,“保证完成任务!”
    就任之后,大走花并没有因为自己笨重的形象而遭到民众的歧视,重视种姓的妖怪山民对他毕恭毕敬,他在人类时期练就的政治才能恰好在这个岗位上能够挥洒自如,经过五六年的励精图治,日照基地的赤字被大走花彻底消除,还盈余了许多,得到了东方教团中央和风神录地方教团颁发的许多奖状和勋章。
    已经阔别故乡几十年的大走花刚刚回去的时候实际上大吃了一惊:原本干旱缺水的山东半岛如今遍布河川,几十年的科技进步已经让生态环境大为改观,黄河的泥沙大概率被拦截之后得到了再利用:琳琅满目的人工岛成为了大陆架吸引全球游客乃至外星游客的度假胜地;日照则依据妖怪山的模样附带了好多的“大洪水”,变成了一种到处都是妖怪少女的“江南水乡”。
    也是因为这样的地理环境,在日照当地巩固集权统治是开销巨大的,也不符合大走花本人的统治理念,因而他采取了“本地自治,定期收租,租金养兵,兵刮地皮”的放权循环政策,鼓励生育,鼓励从军,更壮大了日照基地的部队规模和战斗力。
    很快日照就在一次和鼠国爆发的边境冲突中耀武扬威了一把,直接把鼠国在山东的领头悉数夺取,并强迫对方朝贡。原本觊觎山东土地的白完俱乐部和苏北青年摇头党也在日照的威压下不敢对鲁用兵。
    面对境内出现的小股曲奇割据势力,曾在蛋糕屋任职过的大走花采取了怀柔政策,让河童KOFJI种和miji种,屑犬种,inu种等曲奇现人神被承认与东方类似现人神(如河城荷取种,犬走椛种)同等待遇,瓦解了许多个民族地方武装,甚至启用了一位inu种的知识分子担任了贸易大臣,民族问题得到了很大的缓解,甚至许多旅行者认为日照的种族歧视问题比公认的民族熔炉鼠国更为淡化。
    如果和平安宁的日子继续持续,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强盛的日照基地成为东方教团最强大的势力,然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原本就希望扩张自己势力的其他东方基地与异族武装对日照的日渐强盛十分不安,随着八云道长轮奸案的爆发,许多人借此大做文章,表面上是要讨伐暴饼,背地里其实是想遏制日照的发展。
    大走花的大狗头托在自己肉乎乎的肉球上,望着眼前花花绿绿的妖怪民居和自己下属吆喝收税的样子,他陷入了沉思。
    “白完已经毁灭了鼠国,我现在去兴师问罪大抵是正中他们下怀,曲奇发难不动曲奇先动缓冲国实属狡猾,既然他们喜欢搅混水,我不如顺水推舟,把更多的势力引进来,这样可以减轻日照的国际责任和舆论压力”
    大走花习惯性地打了个响指,但未遂,用人类的肉体能轻而易举地潇洒完成的举动如今这具胖乎乎的狗身实在是很勉强,他只能仰着脖子威严地吼了一声:
    “鸦头!把记者们记录到的鼠国平民遭遇的屠杀的报道全数递交华北人权妖权委员会,我要看黑莓这小子怎么跟那些啰哩吧嗦的卷发傻帽解释清楚自己干的破事!”
    “是!人家吃完蛋糕去办~”被称为鸦头的鸦天狗喜欢吃甜甜的东西,因为能以惊人的速度跨省奔袭获取情报而为人称道,也因此并不会发胖,保持着苗条的好身材。
    “唉,还真是个孩子”大走花叹了口气,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供子民瞻仰,正值酷暑,保持这样的姿态让他很是烦躁,周身缺少毛孔的他只能靠一根舌头降温,喘着粗气,轰隆轰隆的,也似乎极具威严……
    (干,为什么空调坏了到现在还没修)
    神舆船顺着河道缓缓漂过,周边的居民们对此有着宗教意义的膜拜和顶礼,一边五体投地地下跪叩首一边大喊“大天狗阁下万岁!”,让大走花的虚荣心一下被充到顶点,便强迫自己继续这种威严而不怎么好受的架势。
    河道边一户看起来非常衣逼的人家,一只荷取种的小孩和一只转转种的小孩在河边洗衣服,穿着一看就是三代衣逼。
    转转种的小孩非常懂事,见了神舆赶快停下手中的活跪下磕头高呼万岁,荷取种那只却惊叹于阵势和神舆复杂宏伟的机械构造(她们这个种姓对机械很感冒,能力差的做汽修,能力强的学机工,神舆本身也是两位国宝级荷取种工程师的杰作),呆呆地看得出了神,吓得转转种赶紧压住她的脑袋让她磕头。
    “笨蛋,大天狗阁下出巡,你这么失礼,不怕砍头吗?”神舆漂走之后转转种小姑娘鼓起腮帮子教训荷取种小姑娘。
    “可是,阿雏,我们两个都穷得没有内裤穿,你跪下来的时候我都看到你的屄kupa了诶,更失礼好不好”
    “讨厌!!!”一个耳光化作手印烙在了荷取的腮帮子上,然后飞一般的捡起洗衣筐逃走的转转让脸疼的荷取明白自己又要和这孩子“绝交”三天了。
    “真是的,我的屄也露出来了啦,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啦…”揉了一揉脸,打得不轻,于是还是哭了出来。
    这般温柔和雅的田园风光,如果遭遇了战争,会变成怎样的惨状?鼠国的遭遇已经让人不寒而栗,想要守护日照的这一切,这样的决心成为了今上大天狗大走花将军奋斗的基石。
    镜头切到东京,宗教联合仲裁法庭。
    “UDK八世阁下,您真的没有包庇侵犯道长老妈妈的曲奇暴民吗?”
    “UDK八世阁下,你真的没有撒谎吗?你们饼民势力是不是打算破坏现有局面哦?”
    “UDK八世阁下,我鸡鸡很大,下班了约吗?”
    “UDK八世阁下…”
    已经被折腾得快要休克的UDK被各种嘈杂的记者们的问话搞得烦躁不堪,但她尽可能地克制住自己,要给一群强奸犯洗屁股实属一件恶心事…诶?好像也没这么恶心…倒是记者们横七竖八地递到UDK面前的黑乎乎的话筒让UDK想起年轻时自己被轮奸的时候送到自己面前的一大堆鸡巴。
    UDK至今回忆不起来自己是怎么突破了记者的包围网入座被告席的,仿佛是在一块巨大的果冻里挣扎。
    入座后第三方种族的大法官稻羽一叶宣读了对UDK八世的指控。
    “被告旧约曲奇莲奈理绪神谱神主UDK八世为原告东方教团中央理事会理事长八云道次与副理事长八云道长指控包庇罪,包庇原先被缺席判处无期监禁的几十名轮奸罪犯……”
    “不!这是不公正的!我没有包庇他们,他们也不应当受到这么严厉的责罚!”UDK八世天使般的嗓音让在座的许多没和她见过面的人吃了一惊,这等天籁之音拿来做撸炮配菜完全没有问题,录下来保质期超过三个月。
    台上看上去像是偶像剧演员的大法官稻羽阴沉着脸,他对饼民的印象可不怎么好,他的上一具肉体就是毁在曲奇人手上的。
    死亡之后灵魂回归太阳系的灵体统合戴森球,然后等待分配肉体,是目前太阳系内那些人类和亚人类们转生的主要机制。稻羽莫名其妙地被草莓处决之后决定放弃娇弱的乙女身体,在朋友的资助下挑选了一个可以变身假面骑士的健壮男性肉体。
    不过他依旧选择了担任法律类工作,故与华丽的战斗画面相配套的强大肉体并不是很体现,同事们只觉得是个帅小伙。
    就任法官之后连摆桌子吼人的任务都可以免了,喜好清静的稻羽于是看上去越发像一具沉默的雕塑。
    “那么,请原告律师发言”
    一位看不出种姓的神奇的少年(少女?)从原告席上起身,向在场的各方鞠了几个躬。
    “大家好,我是原告方的辩护律师,连缘教团的国主雀巳种姓的双语关·藤木勇作·高桃”
    真是罕见的种姓!这个教团也非常罕见!法庭内的大家窃窃私语起来。
    “肃静!”稻羽一叶捶响了木槌。
    “上吧!”已经疲惫不已的UDK也鼓励被告方的辩护律师起身迎战。
    又是一个看不懂的种姓!然而这次大家没有听到自报家门。
    “我是被告方的辩护律师,水榭尤达”
    法庭内即将爆发的,是世纪之战?!



  • 嗯,好看!



  • 不多谈!


  • 捐赠者 THWen BAKA STU.

    cfcwdnmd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