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NSFW][连载中] 百式迫真小说part1



  •    作者:百夫长
    

    黑暗的房间里,赵子墨向她的上级正在汇报工作。
    这是一个两百平方米以上的巨大空间,只有靠近门的那一边安装了照明,所以房间的大半都隐藏在黑暗之中。
    对面的桌子后坐着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八的男人,漆黑一片看不清面目,只能依稀看到模糊的轮廓。
    “这一个月大概就是这样……哦,对了。”有一部分nyn种血统的赵子墨摇晃着比例失常的鼠脑袋,“一个[你]在京都那边出事了,长官。”
    “叫我老板,我不喜欢军队里面的那一套东西。”百夫长对这个称呼并不满意,他更关心京都那边的事情。
    赵子墨正在努力思考着,想找出最适合表达此事的词汇:“可靠情报。一个在京都的[你]参与了一场性质在大众严重较为恶劣的犯罪……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八云紫种姓的老人被轮奸了,而你在京都的分身参与其中。目前所有的罪犯都被收押了,一段时间后会进行公审。”
    百夫长戴着绞铁手套的右手把玩着一把刺刀:“哦……苇斯巴芗啊,这事办的挺牛逼的。你去京都一趟,把他保下来。”
    “udk那边已经在做了。”
    “好。政治的事情让他们去玩吧,我做这行心累。对了,你最近是不是有一次去鼠国的访问?”
    “是的。”
    “别去了。”
    “……?”
    百夫长站起身,开灯,灯光照亮了墙上挂着的地图,地图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标记和便利贴。
    “我有一个分身插在车佬的军部。最近他传来消息,大批的物资,辎重正在运送到他妈的,说错,他们的南方防线。”
    “探子也确定了这个事情,南方军团在我们的前方加紧构筑防御攻势。”
    赵子墨不解。
    “问题就是,我现在根本没有什么进攻欲望……为什么他要做防御的准备?防御,就代表他怕我进攻……”
    他的手慢慢往上移动,指向了车饼中部一块马眼形状的区域。
    “鼠国。这是对车防线唯一的弱点,在鼠国[娜兹玲]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你的[nyn],我们对这里的掌控极其薄弱,这是对方的地利。并未成熟的鼠王的立场摇摆不定,所以鼠国这个商贸国家的边境防御不堪一击,这是人和。至于你刚刚说到的强奸案正好可以引起一波舆论,煽动民族主义……这是他们,他们的天时。”
    “所以我觉得这里,白完,有充分的理由对鼠国动手。他们在南部构筑的防御,就是惧怕战事一旦稍有拖延,朽木就会对他们的南方发动突袭……”
    “原来如此。”赵子墨接受了这个想法,“我会待在这里的。”
    “虽然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是我对他们不放心。这段时间他们不可能主动进攻的,你帮忙看着点这里,我跑一趟雾之湖,去南宁推迟到七月份了。”
    “是。”
    “没什么事你就出去吧,我想抽烟了……你老鼠的嗓子不好。”
    赵子墨出去了,灯光熄灭,房间里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啪”打火机点燃,百夫长摸出一盒没有牌子的香烟,正准备点上一根……
    他把打火机收回去了,拉开抽屉拿出手枪,上膛,站起来,走到门边。
    “赵子墨?你还活着不?”
    话音未落,他右脚猛踏地面,力道之大使得他本人侧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推开的一段距离——而正是这段距离救了他一命。
    空间开始塌陷,一条细细的裂缝从左到右被人为撕开,闪烁着不详红光的裂隙中隐隐可以看见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
    “隙间……”
    “不错的反应力呢。”一个魅惑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百夫长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扭身开枪,十二发子弹一瞬打空。
    “是该说你愚蠢呢……还是该说你愚蠢呢?”半身弹出隙间的女人伸手一挥,一道隙间凭空生成,拦下了子弹。
    百夫长终于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中美合租的劣质洋服,阳痿一样耷拉着的帽子,手中看着像25块买的地毯雨伞,一看就知道是染出来的金色杂毛……
    其实这一套在车万人那边是很受欢迎的,他们普遍认为这是高贵威严的妖怪贤者的标准装扮……只不过在这个完完全全的朽木人眼中,这并不是非常好看罢了。
    “我是八云道次,八云道长之妹……说实话我也不是很喜欢她。不过必须要让你付出些代价呢……你的命,怎么样?”
    “这么厉害啊?那你把这个收了试试看??”
    在对方张口的那一下百夫长已经断定了对面的身份,他双手抓起无辜的铁桌,直接抡向了道次所在的位置。
    “啪!”一声脆响,铁桌被雨伞一刀两断!
    “好!”百夫长收起了刚刚填好的手枪,抽出刺刀扑了上去,“车万猪中你最有种!”
    “太天真了!在你刚刚的表现中我已经断定了你的实力在我之下!你的主动进攻有如以卵击石!”道次在对方主动进攻的那一刻,露出了自己的獠牙——狰狞的红光闪现,隐藏在隙间中的杀意涌出。覆盖了三分之一个房间的弹幕全数发射,几乎在一瞬间,就已经封死了百夫长周围所有的空间!
    大爆炸。
    即使是道次,也不得不略微伸手遮挡强烈的火光和冲击……这是他蓄谋已久的一击,也是这楼的质量过硬,不然刚刚那一下就得塌掉……
    “变成渣渣了么?真是没有……”
    “小伙子挺牛逼啊?”
    一只黑手无比唐突地抓住了她的后颈。
    “什么??你也是空间系的能力??”道次惊讶,不过出色的战斗本能使他在第一时间就重新布设了一串向后瞬发的弹幕!
    又一声巨响,道次确信自己击中了对方,不过百夫长的动作并没有停下,道次的身体被直接拖出了隙间,狠狠地砸到了钛合金结构的墙上!
    “弱小!以卵击石的是你!”道次还想遁入隙间,被百夫长先手一刀插进了胸口,“你对我的真相一无所知,反而发动大规模轰炸遮住自己的视野……你是八云家的对吧?”
    他抽出刀,转刀,身体变得虚幻起来,随后上前伸出左手抓住道次的肩头,右拳蓄力一击将其放倒在地上!
    “杂种!如果你能像真正的八云那样自由操作[境界],那我必定打不过你,但你却选择了最大势所趋的弹幕——你是旁系血脉的对吧?在我看来你只是一条八云家残废的狗……”
    他反手持刀挑起,向着道次跳插而下!
    在最后的生死关头,道次向左一滚,终于成功启动了隙间,躲过了致命的一刀。
    刚才那句话戳到了他的痛处。
    她确实是个旁系血脉的八云。
    道次出生在白完旁边的一个村落里,在他六岁时村落被饼匪洗劫,他也险些被杀死——一队舔狗即使赶到并搭救了他,她才幸免于难……在车立小学认识了结拜兄弟八云道长以后,她才开始真正走出村子,开始观察这个世界。幸运的是,他随后被检测出了八云血统……然后就开始陈氏叙事了,道次的身份跟着姐姐一起一飞冲天,在年轻时消费了大把时光,在姐姐出事之前,她基本上没有什么烦心事。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很菜。事实上她的战斗力相当强大,能无声无息地潜入朽木要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我调查过你的背景……”道次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但百夫长还找不出她的具体位置,毕竟隙间本身就是一个上位能力,“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你的套路和能力,一旦被我看破,你就一无所有,失去最后一点赢面。”
    百夫长找不到她也不找了,当场啪啪啪啪拍起了手:“可笑,又在意淫!你下一句话是不是说你的八云血统碾压我之类的……真的,要我说你也别来这一套了,我不是南宁人,不懂你说的民族学,真有那么牛逼你刚刚就别躲啊……”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邪淫混蛋存在,姐姐才会被玷污……多少萌萌的纯真心,都被你们给害了!可恶,你为什么不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破空之声突然响起!
    “看破你的套路了!傻逼!”百夫长大吼一声,猛然向左回避的同时向前方劈出一刀,“我所有的挑衅,就是在虚张声势,引诱你完全张开你的隙间偷袭我!”
    刺刀稳稳地劈开了弹幕!!
    “我忌惮你的能力不敢全力出手,但现在真正看破对方的人是我!你跟其他的八云不一样,你第一次打开隙间是从左到右,用伞劈我的桌子用的是左手,回避我的跳插时你右手撑地左手发动能力!你的惯用手是左手!”
    “在知道了这一点后,你所有的进攻路线我都一清二楚!你的攻击在我的能力面前才是真正的不堪一击!都结束了!给老子死!”
    “真的吗……?”
    道次不冷不热地反应了一句。
    他的身形从右边出现!
    “什么?这他妈怎么可能?”百夫长刚刚做出的动作无法收回,对道次神乎其神的反预判已经是吓得魂飞魄散!“你怎么做到的?”
    “不为什么……嘛。只是人家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个西装男的战斗经验很丰富,就想玩个小游戏,看看我[一直使用左手]的话……会不会有那个精虫上脑的蠢货被骗到?”
    一张符纸贴上了百夫长的胸口。
    “天地三清道无常,电母雷公听我令!五雷正法,急急如律令,去!!”伴随着一声娇喝,天际线上电光闪现,几乎发生在一瞬间,正好五道雷霆滚滚落下,直接击穿了被害者的大衣,领带,防弹衣,衬衣,以及……心脏。
    “你他妈!!!!!!”
    百夫长整个人倒飞而出,几乎是被嵌在了墙上,上半身的西装变的破破烂烂,胸口被雷霆撕开了一道可怕的伤口,周围一片焦糊,黑色的血正在不断地下落……
    “怎么了?这么不禁夸吗?给我站起来!”
    道次在风中傲然屹立,此刻的他竟有了几分之前从未有过的王者风范!
    “邪淫龌龊之人,对不起祖宗!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如此猥琐不堪!”
    “你太牛逼了……我自愧不如……咳咳。”
    百夫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不管你信不信……我他妈要认真了。接下来我要一招把你干掉,不会让你有任何机会……”
    “嗯?呵……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道次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送你一句你自己的话——这,么,厉,害,啊?”
    她摆出了突袭的架势,神色变得认真起来。
    “我来,终结你。”
    少女开始冲刺。
    “我劝你现在开始忏悔!这一刺我会用上全力,你作恶多端不得好死注定不会长寿,我替正义来把你干掉!百夫长!现在我们距离三十米!”
    “现在是二十米?你是不是吓傻了?为什么没有动作?为什么不试着躲开?我就是皎皎君子泽世明珠!无论你做出什么反应,都躲不过这一下的!”
    “你相信命运吗?六岁的我免于一死,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开发了八云的高贵血脉,这也是命运的安排!接触了戒色,阅读了飞翔圣经,这更是命运让我做出的选择!前来讨伐你,为了无数的萌萌少年少女除掉你这一害,这是天命所归!!十米!你距离我还有十米!!!”
    “只剩下五米了!!百夫长你躲不掉的!杀了你下一个就是南宁陈老贼和永田东北王!邪淫必须被铲除——做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你已经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百夫长一言不发,只是站起来,相当淡定地……刺啦一声扯断了自己的左臂,整条。
    “什么!?”道次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极其强烈的不祥预感。
    男人把刺刀收起,像挥剑一般将自己的左臂给甩了出去——大片的黑血喷洒而出,在那么一瞬间,道次的眼睛被血遮住了!!
    “必死的人……是你!!就是现在!!”此时的他,面无血肉的骷髅脸中凶光大盛!
    他右脚用力一踩,整个人像子弹一样向前冲出!!
    “这个状态下的你才是真正的,无法回避攻击的状态!我说过一招把你干掉,就绝对不会有第二招——现在的你无法在超高速中使用隙间,不能变换冲刺方向,视野被我的血遮住!你赢不了我的!!”
    “论智商你还是不如我!我知道你早就算计好了一切,不得不承认你很强,隙间这个能力确实是很无赖!你有八云的旁系血统,没法使用境界,但你刚刚用的分明是道法!这种自我补足我很牛逼,我自愧不如!”
    “但你千算万算,终究没有考虑到一点,那就是……”
    道次本能的横向挥出洋伞。
    “……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黑影轻松躲过道次的拼死一击,随手将刺刀送进了少年的脊椎。
    “这……”道次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这到底是…………”
    百夫长收起刺刀,缓步走到了道次身边,将她扶起半身,对她轻声耳语道:“我的能力,是[衔尾蛇]。”
    道次瞪大了眼睛。
    “我可以设定一个能量阈值……一旦我周围的能量超过了这个阈值,体内的某个介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的粒子就会加速旋转,制造出与异常能量规模相同但性质相反的能量……”
    “通俗说法就是,任何你使用的能量攻击,我都可以制造出相同的反能量抵消掉……能量越是纯粹,[衔尾蛇]的发动速度就越快。如果你使用物质构造复杂的普通武器攻击我,我反而无可奈何……”
    “你的能力对我来说只是无意义的花哨……其实你也从来没有真正伤到过我。八云的人,挺有意思的。哦!对了,有一句话我说的不对,那就是,即使是真正的八云来了,我也有信心跟她过上两招。”
    “咳……咳咳……”道次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百夫长一记手刀切在了侧颈。
    “刚刚那一刀并不致命,我会把你寄到南宁去的,在那里你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蛤蛤,祝你玩的愉快。”
    好像是恰到好处一样,已经破损不堪的大门被踹开,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兵冲进了房间。
    “长……长官!”他们看着面目全非的有些不知所措。
    男人背过身去,向卫兵招了招手。
    “打断手脚,铐起来拖出去!”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