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金橘色的青涩刻痕 ~ 八云道长无惨 番外篇part1


  • 管理员

    本文作者依旧是英年早逝魔理沙

    “沙沙……沙沙……”
    校道旁的树叶在不住地随着秋风的席卷而飘落,作为一名生活在后赛博世代的青年,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树,但这并不影响我借用此情此景来伤春悲秋。
    从科技楼的七楼看过去这树仿佛像是一株向日葵,可是其粗壮程度早已和百年前常见的那种向日葵有了明显的差异,很明显,这是一棵“为了满足人类的私欲被捏造出来的人造物”。在转基因什么的早就已经稀疏平常的当下这种似乎是怪胎的东西早已不再被当成异种看待,不如说当今所能看到的多数的生物都已经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了吧。
    人类学的课程上老师跟我们提过,当今的多数“人类”其实都是在转基因技术普及之后照着“前一个时代人类所认为的最好的样子”设计的,所以差异可以说是特别大,乃至于已经逼出了生殖隔离。我们所在的日本列岛的“日本人”基本大多上都被设计成了“二次元”的风格的生物,我们现在照镜子完全无法想象,曾经的人类会是课本上那种奇怪模样。
    在科技楼七楼的族群文化研究社整理文件的我,这个社团的副社长,其实根本不想担任此职但是被作为初中炮友的现任社长以即将废社为求助内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强拉上任了的这个人,正在拨弄着左手心的一块怀表。
    打开来是一块伪装成机械表的电子表,里边一闪一闪地用七彩的光晕照射着内置的一块全家福,显得有些幼稚而过时,很难想象距离工业时代都几百年了还有这种野蛮产品。
    “全家福……一家的金发……好秀气的人。”
    我凝视着这块怀表,那三个金发的人像虽然外露着英气,但是终究难逃一种诡异的气氛……两个大人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滋味让人很不舒服,那个孩子虽然笑得很灿烂,但是很不巧有一道明显的裂隙把她劈成了两半,平分给了各自不愉快的双亲。
    “为什么……”
    盖上这块怀表,我将它顺手塞进裤子口袋里,已经做完整理工作的我也完成了例行的发呆,但是对这块表的事情却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忘怀。
    关上门的时候,我瞥见那颗被种植在七楼的“向日葵树”。
    呵!居然长满了柚子?!
    “什么品味……大概是小学生化课的实验作业不舍得销毁,一路养到现在?不得不说养它的家伙确实是个好心人呢……”
    回到那黑白相接而没有任何色彩的家,我倒头便睡,作为孤儿长大的我血统平凡而没有什么特点,政府分配的平凡家居我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改装布置,和那些爱慕虚荣和所谓“色彩斑斓的人生才是人生”的脑瘫患者完全不在一个频道,后来我碰巧发现我的住宅的内饰颇似当时的朽木首相RU三世的停车场,我当即逗笑了我自己。
    没想到一觉醒来的第二天,我就发现了这块怀表的主人。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迎来一位转校生,她和你们不太一样,是我们朽木教团的现人神哦!”
    平时总是板着脸的二次元版平野源五郎种姓的班主任不知为何显得兴高采烈,不过他的那种对朽木种姓的谄媚在我这个普通饼民看来是很可笑的……放在下北泽那边他自己也是个现人神,但是在朽木他的民族区分给划成了一般人,但迫于下北泽经济不景气的他不得不放弃种姓特权来朽木讨生活。
    而且叫起“我们朽木”的那种肉麻的感觉……啊……即使是我这个没爹没娘的孤儿都瞧不起这么给劲的皈依者狂热,为了不让自己笑出来我只好把半截右手食指塞进嘴里用门牙轻轻咬着。
    “那么,介绍一下你的名字给大家?”
    班主任难掩喜悦的笑脸实在过于猥琐,幸好那个转校生并未介意。
    容我在多说一句这位班主任的事,在我毕业50年后发生的富士山大爆发事件里他掩护全校师生成功脱险-真想不到这小子在这所学校工作了50年,居然还没当上校长-之后,自己被热滚滚的熔岩烧了个回归虚无,朽木当局为表彰他的牺牲,给他的电子灵魂派发了一尊ICG种姓的肉体,这个店长终于做了真正的曲奇现人神了,复活之后她就放弃了做教书匠,下海做了AV女优。我这个昔日跟他既不喜欢也不讨厌的学生如今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此人。
    那个转校生随手捡起了一根电子教鞭,在浮现在空气中的教学虚拟黑板上竖着写下了几个大字:


    (时云……?)我急忙翻找那块怀表,因为翻错了口袋以为丢了惊慌失措了5秒,然后小心翼翼地偷看其背后的铭文。那段平假名……ときくも
    不正是眼前这个时云吗?!
    “哦啊!”我过于激动居然站了起来,还顺手拍了一下桌子,这些愚蠢行径把大家的目光从转校生转移到了我身上。
    我的脸唰地就红了,班主任也阴森森地问我想干嘛,正是百口莫辩的时候,我真的恨不得地上开个缝让我钻进去。
    那个转校生,橘色的鲜亮秀发扎成的双马尾在清晨的曦光下徐徐生辉,皮肤并不是很水灵灵但看上去明显是很白皙而顺滑的类型,校服的穿戴仿佛虽然有些松散但却搭配得很得体,天生有一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感觉……这个人现在微笑着看着我……看着我出丑……这可如何是好?但她确实很美,让我也有些忘却了自己的立场。
    那然后她在微笑之后,说出了让我一辈子铭记的话,并做出了让我差点有了一辈子心理阴影的事件。
    “唐泽贵洋同学,很可惜这次你报告得太晚了!这局是我的主场!”
    忽然蹦出的神秘发言把已经很惊慌的我瞬间吓愣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惊声尖叫!这个疯女人叫得全校都听见了!楼道里许多别的同学赶过来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然后他们便后悔了他们的前往。
    “buriburiburiburiribubu,utsuchichiutsuchichichiuuuuuu!”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次轮到我们尖叫了。
    这个转校生,忽然就开始了随地大小便,不,简直是满脸喷粪的创举,闪避不及的班主任和前排的同学被她到处乱飞的大便打得满地找牙,后排的同学和楼道里的同学也完全被其小便殃及,没有一人能全身而退,我们全都如同见到了战场上的真实一般绝望地看着彼此和那个罪魁祸首。
    为了“行凶”方便,那个“转校生”已经脱掉了被排泄物玷污的前几秒钟还十分得体的校服,我们朽木二中引以为豪的校服!我们集体荣誉感的象征!就这样沾满了“咖喱”,不仅仅是她的,还有我们这些无辜的同学的,然而对我们的不解和痛苦无动于衷的女孩依旧在大规模排泄,根本停不下来。
    “不……求求你……别拉了……要死了……”已经被沼气熏得快要绝命的班主任用颤抖的左手伸到蛋糕屋时云的脚踝,后者随即跳出了窗外,并在三秒钟内失去了踪影。
    可怜的朽木二中师生,在没有丝毫负责和赔偿的情况下,要独自料理这“恐怖袭击”的悲惨结果。
    还好受害的只有一个班和其走廊,所以仅仅动用了两个消防栓–这些玩意已经120年没用过了,还好是德国人安装的东西(草莓重工)所以至今还能用。
    虽然已经认真洗了很多次,但是身上排泄物的臭味似乎还是没有散去,许多女同学甚至男同学哭了一整天,无法理解自己生命中经历的这件奇事,对我来说,我也很想参与其中嚎啕大哭,但平时积攒下来的可靠男人设逼着我只能佯装镇定。
    半夜,独自在浴室继续试图清除身上的异味,我不禁在思考之余继续把玩那颗怀表,我相信这个“恐怖粪转校生”肯定和这个怀表有关系。
    回到客厅,智能住宅机器人已经为我准备好了水果来补充营养物质,今天是柚子,我在毫无意义地感谢了我的机器人之后剥开其中的一片细细咀嚼,想要让果香冲淡今天的重口味回忆。
    然而,意想不到,这柚子肉的味道,和今天白天的味道……有相似性。
    我抬起我那沉重的头颅,血丝充满眼白,我发现自己在呐喊:
    “蛋糕屋时云,你吃柚子吃太多拉稀了!”

    ----To Be Continued


  • 捐赠者

    这是尊师尚幼 魔法使尚大时的故事



  • 十分生草rmg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