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东北人在河南(写作练习)


  • 下北泽唱片店

    东北人在河南

    1)必须使用以下词汇:“丝柏”、“鲨鱼蓝”、“蜡”、“肥卓泡”、“金合欢树”、“灰鼠皮”、“灯芯草”、“煤窑”、“盲摄影师”、“杏仁”、“茧”;
    2)只能使用2071个标点;
    3)不能使用第一人称;
    4)不允许描写看不见的对象;
    5)每段开头第一个字经重新排列要能组成一个句子,这个句子构成全文的中心思想;
    6)中4个句子必须重复出现两次;
    7)正文部分每个自然段必须一样长

    设定
    李汤潭「黑皮正太+女装苗子」东北人步入危险的大学生活『寻找故土和/切入图像的现实间/联系是什么』答:色图。

    罗有闲「给食物就会跟着走的萝莉」江苏人同级生『辜负美食为了保持正确的外表/饥饿却不能隐藏』——前提是没人爱我。

    辛文空「Adequately-Kanemochi(男)」浙江人同级生『生活为了打倒我/才含辛茹苦地栽培了我?』有时候是单身。

    冶虚度「她和我们歌唱刀尖上的青春是一种折磨」湖北人年下生『痛苦的思考/我们为了思考/来都来了』狐狸。狐狸。

    应郡岚「先闭嘴听听他会说什么」河北人年下生『不在场的广场上/存在广场本身的/就是假的广场』Shhh,安静。

    安普廷「符码操控中的现实雕像」河南人同级生『我正尝试自愈/所以悖论是必需的象征』没人爱的链式进程

    “首先,这里没有椰子,也没有豆角;其次,没有东北大米。你们尽可以去说河南人和井盖,东北人和海南,但吃饭问题不能妥协。问题的形成有很多原因,善男信女们只需了解问题的本质和需要采取的措施就足以生存。”李汤潭写在雾社成立七天前的日记。该页上这句话以外并没有太多额外的内容·,页脚还有一行过度缩写的提示:“在10Z(或者是2,没法看清)见CH,代TC问好。”不过,页脚那儿写了什么都没有正文重要,让我们回到正文。嗬!一切的方面性问题都会好起来,只是人们不断发明新的方面来让旧的方面好起来,回到最原始的方面(“人的本质,生活的意义,性和体育运动,带来幻觉的饮料”),或者走到最前沿(就像汤潭现在做的一样),能有地方发泄他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仅此而已。“有一天我会的。”他看看镜子里的脸,试着想象做出kira表情的模样,又想象着摇摇头的模样,想象着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想象的模样。涉及本体论的部分总之对思考者的大脑是一种折磨,对着镜子的思考者会尤其痛苦,此时痛苦在同一主体上被加倍。
    雾社的活动——至少表面上——就是喝奶茶。取决于预算和你正在观看的时间,他们会在不同的奶茶店出现。“CoCo,沪上阿姨,等等——没有预算的时候”,而“有预算的时候”前面写着“想喝什么就喝什么。”下面有一些杂乱的铅笔字迹,写着哪家店的什么款式最赞,但不是每条评论都有写上价格和署名。汤潭离开镜子和玄关,赶往大学附近的隔壁大学的奶茶店,脑子里想着有的没的笔记上的和街上的美少女——哇,这丝袜太赞了!巧克力风lo娘的丝袜裙边和皮鞋不会让人失望。回到这个回忆的清晨里无关紧要的部分,汤潭打开又合上笔记本。这笔记本的手感像钱包,里面还有五页是五线谱的活页。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这五页、双面、5行、共250根平行的黑线(和200个空白的线间);对于真正需要它们的人来说,一行写4小节的话只能写200个,这又显得太少。乐趣在于:拥有这五页纸,就足以让自己和任何人都相信,使用者有可能在这里写下不朽的乐段。正确对待的情况下,纸是几乎不朽的;不相信这件事的人发明了火,后来又发明了碎纸机和各种其他存储介质。
    开地铁的人开地铁。开公交的人开公交。这是雾社第一次开会。我们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汤潭的脑里浮现出一个又一个杂乱、毫无关联、不合韵脚的想法,就像他的名字,像开水里冒出的气泡,它们所遵从的规律仅符合热力学中对熵的理解。经过漫长的等待,他回到了大学里,上大学的人应该上大学。此时离雾社成立还是只有六天。耐心是所有领导者的美德,相信故事的主角应该已经了解此事。李汤潭整理好思绪,掏出课本,想了想没能考上的双一流985211,继续读书。现在是夜里11点,但是异乡的夜空——那是个过分美丽的意象,正确的说法是:河南的夜空。晚上有偷井盖的人吗?不想了,不想了。面前的题好难做。网友好无聊。没有漂亮姐姐看更无聊。2019年最无聊。青春在高考结束的那个下午,就断绝了和它主人的关系,成年人才会如此无聊。看看雾社筹备群吧!每天人数都在减少,像一支正在打败仗的军队;而生活是一场败仗,兴趣的消灭纯属正常现象。李汤潭划着手机,雾社筹备群今天有232条聊天记录,他必须每条都阅读过,才能了解雾社的本质(因为它尚未成立)。一百条聊天记录里会有一张色图,一百张色图里又会有一张群友女装。
    什么——等等,群友女装!李汤潭叼着一根快餐店的吸管走出了快餐店,钻进了商业街的屋檐下。天再次黑了下来(这次是因为要下雨了),一群姑娘们和她们的一群男友们笑着走过去,想在去餐厅前尽情地嬉闹几分钟。汤潭又抬头看了看,是的……也许街上的人没有屏幕上这个真实,毕竟他(的女装形象——更准确说是图像)更令人内心激动。真是个荒诞的年代,男人在这方面也可以不输给女人,或者说:在孤独的形式上精进地很快,此处尤指当舔狗与被舔;而内容上,人们与他们的世界紧密连接,有时表现出善意,另一些时候则进行煽动活动,比如种族歧视,政体歧视,性别歧视,等等。李汤潭想到:“以孤独与他人连接的意义是‘我很好,只是叫你看看’。大家看了之后叫好,就像戏剧部的学生互相点评,那意味着我们必须制造好作为表征的图像,钻进漂亮的衣服,整修不平整的皮肤,找到正确的场所,让他人愉快起来,这可以免去自己点评自己的麻烦。”仍然,像李汤潭这样的人,应该不难找到他人的陪伴,还能离他们的世界更近一步,寻找某个本质。
    “我羡慕能在互联网上自由表达情感的人,换句话说,我羡慕能在互联网上自由发情的人……”今天的笔记来自辛文空,字迹使用深紫墨水写就,所有带“我”字的部分都被另一个人的蓝黑色横线划去,在侧边空白处有一句内容冗长的提示,大意是“被删除线划去的句子也要阅读,只不过需要换一种阅读方式。”另外,冶虚度和安普廷当天下午一点半在重庆西站相遇。她们不是经常在互联网上展示自己行程的人(甚至不是经常出门做无意义移动的人),但是命运——多么神奇呢,让她们通过女人独有的感官得以相遇。先是合影(雾社成员们并没能看到,当时群里没人而消息一分十秒后被撤回),随后两人在车站里找了家冷饮店坐下;事实上是星巴克,冷饮店是一种季节和地理双重意义下的习惯性写法,这种习惯唯一的用处是将具体的品牌从本书中抹去以免有人“朝圣”;但是既然书里这么说了,一定会有无聊的读者去考证(“朝圣”),事实上那里并没有星巴克,这是一个证明虚构故事非真实性的玩笑,因为在虚构故事里寻找真实感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
    李汤潭觉得雾社的成立总体上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当个领导,有时让人产生负罪感,有时又让人觉得他应得这份苦难。是不是苦难没人能说得准,人们常常回避这种判断。今天罗有闲适度地散发了一些负能量,大家都诚实地表示自己不能应对,之后保持沉默。应群岚得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雾社备选成员铃间月在一场地震中似乎被确定死亡。当时他并非直接遭受致命伤,反而安全逃脱;后重返现场,解救了六位陌生人(两男四女),在救援现场呆了至少18小时后,因现场设备机械故障,高速飞出的螺栓击穿了他的胸口,他失血过多而死。有的消息则称死因是心力衰竭,此时雾社成员里至少有两个人认为他趁乱制造了一场假死,死因说法不能统一的最理想原因就是当事人在瞎扯淡。针对铃间月(显然是笔名兼化名)的调查写在李汤潭笔记本的某一页上,大家很快忘记了这件事(不是地震本身)。当晚一个匿名发信者向雾社的公共邮箱里投稿了一篇文笔精炼但仍有可爱感的黄色小说,他显然知道雾社所有正式成员的名字,因为登场的角色全是雾社成员。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 10
  • 2
  • 10
  • 5
  • 50
  • 66
  • 3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