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哲/文学:关于欲望与谵妄之思



  • 前言:这个文章是昨天写的,比起用论文来表达,还是这种对话式的文体比较适合我。实际上它并不严谨,也不注重思辨,它只是思想的自我表达。我提到的很多概念,我自己的理解实际上并不准确,它意在引入和激发兴趣,而非再现原著和取代对原著的阅读。
    正文:
    曾经在某个地方看到这样的思想,它不像任何我们见识过的社会建构那样,要么一夫一妻,要么一夫多妻,要么一妻多夫,非要有一个稳定的交配/生活结构。它主张:人们自由地选择自己爱的对象,不必在乎自己和他者的身份(地位),不必在乎自己和他者的关系(财产),只要人们接受彼此,就可发生关系。这个关系自然发生,也自然解除。如果说这种思想只是在性层面上对资本主义关系进行批判,那么这个思想者比此更进一步:即便你们是亲生的兄弟姐妹,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只要你们你情投意合,就尽管去做你们想做的吧。这个世界上的禁忌太多了,人降生于世,不是为了奉迎道德伦理禁忌的,而是为了生活、为了生命本身的。
    这样的思想在色情和文学作品里并不少见,但如果它不是为色情和文学服务的,而是对一种生活方式的设想,甚至纪实呢?我隐约记得这个思想来自夏尔·傅里叶①,没错,就是教科书上写的“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之一,马克思及其理论的灵感来源之一。没想到吧?那些教科书上死气沉沉的名字表述过太多令人触动的思想,可我们的教科书拉平了一切历史人物的意义和价值,让他们扁平化,成了考卷上选择题的那四分,可如果他们只是为了考试而被考官提出的,那他们全然不会被历史记载。
    说到欲望,这个远古的本体论问题,人类中的绝大多数似乎从来就没有试着去肯定它,辩证思维总是在欲望的问题上展现自己的丑恶嘴脸:“欲望当然要被尊重,但也不能越雷池一步……”《圣经》和《女神异闻录》不就是这么演的吗?用道德伦理的尺码来衡量和规训欲望,在赞颂七美德的同时还要妖魔化“七宗罪”,看到《女神异闻录》在对欲望的态度上并不比两三千年前的故事书更新鲜,实在是令人遗憾。②
    正义的伙伴还没当够吗?以人类的利益为名抹杀生命的行为干得还不够多吗?八百万犹太人,两千六百万中国人(他们只是生长在犹太家庭里、中国的疆界内而已啊)的性命还不足以警示他们,为了某种一致性的利益去消灭异质性的东西是最下贱的罪行?③每个被历史贴上“暴行”的标签的事件总是在“正义”的道德口号下实施的。如果冯·艾希曼产生了那么一丝与自己“职业道德”相悖的欲望,如果手持机关枪的日本人产生了那么一丝与“天皇旨意”不符的欲望,有组织有计划的屠杀何以进行下去?种族屠杀这种形式显然不是欲望想要的——是身份,是伦理,是道德在叫他们执行!
    “欲望的控制”似乎总是对现代人和现代社会构成一个问题:“怎样让欲望成为建设性的,而非导致扭曲、死亡和毁灭?”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是错的。④欲望是那个决定一切的东西,而不是其他东西的结果。欲望不由任何东西生产出来,它自己生产自己。欲望就是生命本身,它自己决定自己,而不由任何目的论、宿命论所决定。⑤建设和毁灭都是欲望所具有的性质——生命本来就有生存和生产、死亡和毁灭,凭什么把它割裂和剥离开来,在挪用生命的这一面时抹黑另一面?
    令人可惜的是,一个坚决、彻底的对生命之整体的肯定性论断,只在尼采和他的部分受影响者那里可见一斑,就连尼采的影响者、“导师”——叔本华在他的思想里也认为欲望(意志)是需要引导和节制的——我们应当禁欲……就像热力学第二定律,像“熵”,要防止“热寂”……可是,宇宙何曾是一个封闭的体系,一个空间有限的容器?我没有理科宇宙学的基础,但大爆炸假说的内容之一不也包括——宇宙是一个不断膨胀的概念?⑥
    之所以欲望需要被社会规训,会触犯各种社会禁忌,恰是因为社会的范围和结构过于狭小、摇摇欲坠、经不起考验;与整个宇宙的体积和不断扩张的运动相比,学者们鼓吹的社会的包容性和进步显得如此可笑。在能够将自身延展到无尽的尽头的生命和欲望面前,社会所能有的生成性、流动性、平衡性是如此低效,这决定了它的价值远不及生命的价值,可它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凌驾于生命之上——为了延续自己的存在方式。在今天,学生因为没有考好而从高楼一跃而下,家长因为孩子不愿好好学习而在校门口剖腹,都默认了一种社会观念凌驾于生命欲望的逻辑。如果要责怪什么,那我们只能责怪这个时代只有把人的生命变得卑贱才能让自己延续下去。
    我突然想到小鸟游六花,那是我看的第一部轻小说改编动漫的女主角。她身上有一种力量,深深地吸引着我,这是一种“萌”之外的力量,那就是她的谵妄。谵妄在医学上的解释完全可以在各种百科和搜索里找到。我想说的谵妄,是一种超验主义的能力⑦。每个过家家玩上头的孩子都是谵妄家和超验主义的实践者,但像小鸟游六花那样把谵妄做成了艺术、体系,用一种皮格马利翁般的“工匠精神”来进行谵妄,那是什么?那是一种神性,一种文学艺术家身上的神性,是酒神狄俄尼索斯附体。
    同样是面对生命的黑暗面,残酷的现实主义正义伙伴们选择去消灭它、取缔它、根除它,但小鸟游六花却能够用谵妄来把悲剧转化为生命的强心针,那个神秘而充满魅力的“不可视境界线”成为了黑暗之中最美的一缕光芒,为了一睹这一缕光芒,生活中再多的黑暗也是值得品味的。⑧尼采说:“当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的时候,他就能够忍受任何一种生活。”这大概是尼采说过的最被现代人当成鸡汤的话之一,尽管尼采的工作全然离不开对现代的批判,就和我的现在试图做的一样。尼采这句话的用意是让我们打着灯笼在现代性的黑夜里寻找梦里的那一条不可视境界线,但现代人却把这当成禁欲主义、受剥削,以及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畜生而奋斗的口号。
    不可视境界线岂是中二病患独有的病征?它是所有神圣的孩子在这个被荼毒的现代社会延续下去的一大力量来源!然而,每一个社会人精心设计的控制论的谎言都是对这类谵妄的围剿。你小的时候,家长跟你说等到你长大就好了;你在高中陷入沉思的时候,老师跟你说到了大学就好了;你在大学陷入虚无的时候,大家跟你说经济独立了就好了……你发现这些人对你想要什么心里根本没有数,他们装作过来人的样子只是因为他们也是这么受骗过来的。骗子的工作是欺骗那些自己能骗的人,为了完成这项工作,他们首先必须能够骗过自己。
    如果这样的谎言在我们这一代断绝了呢?如果现代人赖以维生的谎言中止了,我们的后代是否能够探索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可是,如同被针对一般,不论是在制度还是舆论上,那些不会配合撒谎的人是不被允许繁育后代的,但生命的延续从来不需要谁的允许,不是吗?
    当“自我”变得敌视生命,人们开始为了保命而追求“无我”,庄子、艾默生、赫拉克利特……昔日的思想家在后存在主义的时代成为了哲学界的救命稻草。不是自我在逃避的生命和欲望之重,而是生命和欲望不得不忍受这个“自我”这个畸形的怪物!“自我”的概念全然是外来的,他是一个用文明和“理性”的面具乔装自己的野蛮人,对你的生命和欲望指指点点,为了满足“自我”那扭曲的无理取闹,生命必须被不断贬抑和质疑。科学和哲学的成果一次又一次地证明:欲望从不说谎。没有比生命和欲望更诚实的了,它们甚至无法撒谎、无法欺骗。那么,一直在质疑生命和欲望的那些家伙,岂不才是真正的说谎家、相由心生、狗眼看人低?
    考试之前,所有大人都在跟你强调:考试的最大的原则是在考场上要讲诚信,不能作弊、不能说谎。可真正要在考场上做一个诚实的人,把你真正想说的东西诚实地写上去,你能拿到多少分?这个辩证关系讽刺而可笑:诚实不总是让你获得成功,但精致的撒谎总能让你免于失败。考试制度对人格的塑造作用也许正是它现在依然能够存在的原因:建构在谎言之上的社会需要精致的说谎家。
    谵妄无关谎言,谎言需要计谋,需要策略,但谵妄是本能,是欲望在表达自己。每一个谎言被揭露后都令人恼怒和失望,而每一个高贵的谵妄从始至终都令人感到希望和振奋,因为谵妄是生活,是生命,是欲望,它们的到来和回归会将沉闷一扫而空。那些强大的谵妄者勇敢而又可爱。
    ①.原话和具体出处实在是想不起来了,许久之前在某本书里看到“傅里叶式乌托邦”一词,是在对前现代与现代(即是资本主义的现代,也是西方基督教社会意义上的现代)婚配关系的考察上提到这一词的。
    ②.这里提到的是女神异闻录5,女神异闻录5的美术成就是否出众有待商榷,因为早在上世纪中后期,欧美和日本就已经广泛采用类似的美术风格了。剧透注意:大多数人看到女神异闻录5结局和“主旨思想”之后,都会觉得“太土了”,尽管它试图用卡尔·荣格等的现代心理学理论成果来打扮自己,但它所表达的,到头来还是道德框架下的说教——一种“告诉人们应该怎么做”逻辑,给人一种高开低走、虎头蛇尾的感觉。
    ③.对社会现象稍有思考的人都会发现,“正义”与“邪恶”已成为最不可靠的评价语,“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句话的背后是对现状的怨愤,它同时强化了一种“成王败寇”的逻辑。虽然人们对一个事件的评价不是永恒的,但“正义与邪恶”的评价方法在今天甚至不需要抨击就站不住脚了。今天,“正义的伙伴”所表现出来的往往是十字军和圣战士的偏执——出于无知和无能的愤怒。尼采和他的著作《善恶的彼岸》花大量精力在抨击“正义”与“善”的概念上,不是为了鼓吹恶的伦理,而是让我们用更切实的本体论和认识论去考察事物的意义和价值。
    ④.这是典型的控制论议题和思维模式。控制论又称“掌舵术”。控制论者惧怕一切不可控性,渴望可控化,《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的小丑这个角色的对控制论的思维进行了无情的嘲讽。控制论是差劲的玩家和输不起的赌徒。控制论思维在现代的泛滥可以看成是人类生存能力下降的后果之一。这又涉及到对文明进步主义的反思:今天的人类比过去更加对未知和不可控充满恐惧,这会是一种进步吗?
    ⑤.这里学习的是吉尔·德勒兹及其“精神分裂分析”的欲望观,在理解这个观念的时候,我有幸读到了《吉尔·德勒兹身体创造学研究》(韩桂玲著)这本专著,这是一本能快速让人把握尼采、伯格森和德勒兹关于身体、生命、欲望等概念的学术著作。可惜没有再版,正版书的价格已经到120元以上了。
    ⑥.这里的提法和灵感来源于《导读德勒兹与加塔利〈千高原〉》的一个段落,论述的是尼采的“永恒轮回”理论所表达的宇宙观。
    ⑦.“谵妄”是德勒兹用于反击维特根斯坦式控制论语言学的概念之一。与维特根斯坦式的“对于不可言说之物,必须保持沉默”的语言学独裁相对应,德勒兹认为“耀眼而清醒的真相居于谵妄中”。至于超验主义,在这里指的就是这种突破既有经验的局限性把握“本质”和“真相”的那种尝试,可以参考网络上关于超验主义的词条。值得一提的是,爱默生的超验主义不应与康德的先验论搞混,许多翻译德勒兹著作的译者把德勒兹的超验主义翻译成了康德的先验论(比如重庆大学出版社的《导读德勒兹》),这种错误让人怀疑他们在翻译前是否知道德勒兹在说什么。
    ⑧.这是尼采解读的希腊悲剧思想,这种“强大的悲观主义”是希腊悲剧所体现出来的作家的精神风貌。《悲剧的诞生》也许是尼采最为重要的专著之一,同时是最难读的一部著作,不推荐没有西方哲学、文学史阅读经验的朋友阅读。



  • 兹辞真实高雅文学


  • 管理员

    长文绝力
    我作文苦手


  • 管理员

    这文章排版有点简陋…


  • 木毛认可

    @米勒
    扭砒,膜拜文学系大佬👍
    但是大佬,您的言辞中直指社会是建立在对人的欲望的压制上的,我更愿意相信理性的力量去约束欲望,将这种无方向的“原动力”转换为有方向的“力”。而非任由其肆意生长。
    感觉您的思路是在于希望借助谵妄打破一切在欲望上的桎梏,让脱离囹圄欲望自由生长。诚然,这样一个无定形的,无方向性的power可以避免野心家们利用道德伦理规则来达成他们的自私目的,因为就像一匹无缰的野马,是不可驾驭的。但是这样一来,人类又何以成为伟大呢?人类的渺小伟业(同宇宙相比)之所以能存在,也正是因为理性对我们欲望的束缚所达成的。
    也许人各有志吧,如果说您认为服从道德伦理规则法律的人是一种牲畜,那么我认为正是因为有了道德伦理规则法律人才得以脱离了寻常动物而屹立于芸芸众生之上,至少是地球的万物之灵。

    一个理科生的一些对生命本源和目的的思考,让大佬见笑了



  • @rakko-yumiya 实际上,社会并不以压制欲望为目的,而是对欲望进行控制,德勒兹对理想社会的定义是:“社会的理想不是要最大程度地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而是尽可能少地违背无意识的‘逻辑’、尽可能少地阻挠身体力量的升腾;革命的社会也必须遵从这些无意识的进程,否则便是压抑的。”
    你所提到的,也是现今我们所理解的人类文明的目的论其实是自苏格拉底—柏拉图以来的哲学传统。理性主义的出身十分可疑,柏拉图既认为人是一种有理性的,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概念,又认为人的感官和直觉并不可靠,只有灵魂是可信的。实际上,现象和本质之间不是对立的,柏拉图只是将现象道德化、在现象之间进行道德评级了,他想把自己从那个角度对事物的了解奉为本质,而其他角度看到的不过是表象和假象。
    这听起来有相对主义之嫌,但我们对相对主义的偏见只是因为被教科书贴上“错误”的标签就去站队似地丢弃它了。尼采不否认人认识世界的可能性,但不会存在一个所谓“客观而全面的视角”可以把事物一览无余,客观全面的看问题恰是要尝试从不同的视角看问题,而不是从唯理主义的视角看问题。



  • @rakko-yumiya 为什么不这么想,那个名为“理性”的东西,那个言说着“理性”的人,同样是在表达自己的欲望。欲望和理性并不是谁依赖谁的关系,“理性”不过是欲望的一副面具而已,人类文明确实在这副面具的庇护下取得了不凡的成就,但它不应该成为反对其他形式的欲望生产,让欲望生产停滞不前、局限在这一种形式之内的借口。


  • 木毛认可

    @米勒 非常赞成您提到的客观全面的看问题就是尝试从不同角度看问题,我也是这么想的(mur颜),可能我的表述比较夸张而有一定偏差,但我的确是希望表达社会控制了欲望,来加以利用的这么一个想法。
    也许理性的确是人们控制欲的体现吧,但是确实让控制欲占据一切不太好,为什么不尝试给其他欲望发挥的空间呢?比如国外公司在立项的时候很流行的“brainstorm”,或多或少就是一种对其他欲望的鼓励



  • @rakko-yumiya 我愿意将那些人们走到一起,来为了一个事业而奋斗的历史事件,解读为欲望得到表达的结果。“人民”这个概念,就是一种欲望,一种无意识的类型。但今天的社会缺少表达了欲望、体现了无意识的人民,只有个人和群众在称霸王。
    我认为那些在历史上做到了邻人所做不到的成就的人,恰是因为他们的欲望生产模式既在性质、方向上与邻人不同,又能够调动起不同性质的欲望生产,而不是靠抹杀与自己不同类型的欲望。这是为什么人们愿意追随他们的原因。


  • 木毛认可

    @米勒 所谓伟人之所以伟大其实就是熟人心事吧(笑),劳心者治人。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