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特色后现代群-20200518-有关恶俗的一些没用的思考。



  • 1.导入

    2020-05-18 22:22:31 Temperance

    不要混↑↓,真的,不是玩梗

    2020-05-18 22:23:54 壳人

    怎么突然谈起上下

    2020-05-18 22:24:07 Temperance

    因为“乐人”

    2.提出

    2020-05-18 22:24:09 壳人

    说起来之前就想问一个问题,在所谓的“傻逼”“troll”,或者定义为一个不遵守普世价值而没有直接违反法律的个体,如何去合理的制裁他

    2020-05-18 22:25:23 壳人

    esu的起源很明显是这个语境下催生的一种解决手段,私人暴力

    2020-05-18 22:26:07 Temperance

    至少是这么自称的

    2020-05-18 22:26:11 壳人

    但是提出一种新设想,如果esu没有成为一个私人网路暴力团体,而是成为一个有秩序有规则的网路法庭,那这样的规则是否会被承认

    2020-05-18 22:26:22 壳人

    @Temperance 我们就这么来考虑吧,方便一点

    2020-05-18 22:26:45 Temperance

    也许会,但你要知道,这一行为的助推力很少有“正义感”参与。更多是这样“很好玩”。而有了秩序和规则,就不怎么好玩了。

    2020-05-18 22:27:43 壳人

    所以本质是,目前的世界线里乐人的人和被乐的人是一批人,只不过其中一群人持有技术暴力手段?这是否是一种赛博无政府状态下的力量压迫的体现?进一步地,赛博无政府状态下的暴力能否引申到现实的无政府状态?

    2020-05-18 22:29:06 Temperance

    [思考](备注:无直接意义的表情不在档案中添加)

    2020-05-18 22:29:59 壳人

    我来继续提出问题

    2020-05-18 22:30:08 Temperance

    可以视作一种表现形式

    2020-05-18 22:30:47 壳人

    如果组成了“恶俗法庭”,那么这个“法庭”和现实里的公权力机关的差异是什么?

    2020-05-18 22:31:21 壳人

    其实我意识到我本质是在思考赛博空间宣言能否真正在全民信息化时代继续保有它的意义。赛博空间宣言提出的历史时期,网络空间尚且是一个高门槛的技术化手段与区域。这个问题还可以引申到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冲突与互化。

    2020-05-18 22:33:16 Temperance

    我想想嗷

    2020-05-18 22:33:25 壳人

    我也在想,光提问不思考是流氓行为

    2020-05-18 22:35:30 壳人

    我猜我应该先把赛博空间宣言传上来

    2020-05-18 22:36:58 Temperance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现实里发生过的例子

    2020-05-18 22:38:08 壳人

    洗耳恭听。

    3.正论开幕

    2020-05-18 22:40:10 匿名群友A(注:依本人要求,ID不显示)

    @壳人 有个问题是,据我所见,很多人根本无视这样的“赛博无政府状态”是否存在这个问题。但仍然宣称他们在延续现实中用暴力反抗结构性暴力的行为。

    2020-05-18 22:41:16 壳人

    个人认为这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特殊的原始社会形成阶段

    2020-05-18 22:42:03 Temperance

    那是在大概17年上半年,这个例子会说的非常白话,因为我是亲历者,大多只是主观感受。

    2020-05-18 22:42:22 壳人

    @Temperance 语言只是工具

    2020-05-18 22:42:39 Temperance

    要不你们先,我再酝酿和回忆一下

    2020-05-18 22:42:47 匿名群友B

    @壳人 其实我确实考虑过这个

    2020-05-18 22:42:54 匿名群友A

    @壳人 我赞同

    2020-05-18 22:43:12 匿名群友B

    我的模组里,前一个文明的某国最后就是恶俗left派统治的国家,利用网络暴力来对抗反抗者。

    2020-05-18 22:43:27 壳人

    特别的是,在已经有了现实社会,公权力机关与公序良俗的存在情况下,依然在无管制区域内形成了这样的…社会进程。令人想到蝇王。

    2020-05-18 22:43:36 匿名群友A

    我也认为这些人的行为实质上类似于建立早期国家机器

    2020-05-18 22:43:43 匿名群友B

    恶俗本身就是在建构国家机器

    2020-05-18 22:43:52 Temperance

    是的

    2020-05-18 22:43:54 匿名群友B

    在网络空间塑造权力,诶这个其实可以写一写的,但是感觉非常规范性呢(

    2020-05-18 22:44:22 壳人

    这个权力还在形成阶段就被掐灭了呢…

    2020-05-18 22:44:33 Temperance

    互联网技术暴力领域的“皇帝”我也是见过的

    2020-05-18 22:44:38 壳人

    在这里体现出的力量除了现实世界的物质压制以外,你的技术手段,或者说智力也成为了力量的很大一部分,这个应该是特别之处,智力的实用化在这个力量体系下更加的方便与庞大

    2020-05-18 22:44:49 Temperance

    准确说我和对方相处了将近三年

    2020-05-18 22:45:30 匿名群友A

    我觉得这有些类似前现代状态

    2020-05-18 22:45:39 匿名群友A

    直接的暴力

    2020-05-18 22:45:53 壳人

    智能暴力

    2020-05-18 22:46:08 Temperance

    该说我那个例子了

    2020-05-18 22:46:09 匿名群友A

    连成文法律都没有的时代

    2020-05-18 22:46:27 Temperance

    一伙恶俗人士在一个钓鱼群日常取乐几位小粉红

    2020-05-18 22:46:38 Temperance

    很遗憾,我也是其中一员

    2020-05-18 22:46:49 匿名群友B

    其实还是技术统治手段

    2020-05-18 22:46:56 壳人

    而且这个暴力是建立在现有社会秩序上的,这样的暴力于你本人“毫无笋丝”,只是在以一种反秩序的语言与行为对你的网络人格造成干扰。值得考虑的是,网络人格究竟在现代人占比中占多大分量?

    2020-05-18 22:46:59 匿名群友B

    那么权力本身,权力是稳定的支配性社会关系。恶俗如何形成支配 而又如何稳定

    2020-05-18 22:47:43 匿名群友A

    @壳人 有些人宣称“反秩序”就是他们的目的

    2020-05-18 22:47:47 匿名群友B

    @壳人 这确实决定了其支配性的大小

    2020-05-18 22:47:52 Temperance

    其中一位人士发出了在其他人眼中的暴论,关于gfw与steam的,于是被一位大手“警告性质”地出了姓和名字首字母缩写

    2020-05-18 22:48:01 壳人

    @匿名群友B 暴力的制度化规范化来形成国家机器?

    2020-05-18 22:48:16 匿名群友B

    这其实算是后续,我考虑更多的是权力本身

    2020-05-18 22:48:31 Temperance

    而其他人讨论后一致同意让他写一篇道歉信性质的东西。

    2020-05-18 22:48:41 壳人

    暴力权力?还是权力的形成?

    2020-05-18 22:48:48 匿名群友B

    形成

    2020-05-18 22:48:48 匿名群友A

    我觉得

    2020-05-18 22:48:55 匿名群友B

    毕竟暴力≠权力。现实中的暴力最高即是肉体消灭,甚至于存在抹杀,恶俗的暴力呢?

    2020-05-18 22:48:59 Temperance

    我在想,这个“道歉信”究竟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是一种承诺,还是一种他们眼中的战利品?

    2020-05-18 22:49:01 壳人

    我对纯暴力状态如何形成权力感兴趣非常,因为在这个情况下,人与人并没有一个相互的利益链绑定,这个情况下,人是无法进行自发的保护合作的—除非你认为esgwiki那伙人是一种自发保护合作

    2020-05-18 22:49:23 匿名群友A

    这本质上不是反对现有秩序,而是钻现有秩序的空子

    2020-05-18 22:49:34 aknihein

    @Temperance 没这信这事就结束不了了

    2020-05-18 22:49:56 Temperance

    是的,这是↑↓中的“规矩”

    2020-05-18 22:50:03 匿名群友B

    @壳人 确实,不过最麻烦的是无法排除社会影响而制造一个“原初状态”

    2020-05-18 22:50:09 Temperance

    就像是坐牢与罚款是现实中法律下的规矩一样

    2020-05-18 22:50:22 Temperance

    但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2020-05-18 22:50:29 壳人

    然而在我看来,esg那帮人只是另一个暴力集团,并不是受压迫者组成的防卫集团

    2020-05-18 22:50:35 匿名群友B

    @壳人 所谓的流动匪徒与村庄模型

    2020-05-18 22:50:51 匿名群友B

    @壳人 我很同意

    2020-05-18 22:51:01 匿名群友A

    把直接的暴力插入现有秩序无法调和的领域

    2020-05-18 22:51:04 Temperance

    那位被要求写道歉信的搬来了另一位名声更大和更有能力的所谓大手子

    2020-05-18 22:51:11 壳人

    @匿名群友B 不同的是,流动匪徒之间也有直接的生死和利益,“高雅人士”没有。

    2020-05-18 22:51:31 匿名群友B

    然后把这种暴力直接切入现存政治权力的真空

    2020-05-18 22:51:33 匿名群友B

    确实

    2020-05-18 22:51:37 Temperance

    将我前面所说的大手扒了个底朝天

    2020-05-18 22:51:48 aknihein

    巴结

    2020-05-18 22:51:51 Temperance

    这事以此作为结尾

    2020-05-18 22:52:13 匿名群友B

    实际上算得上互联网人格的毁灭性打击了,这个情况下,人是无法进行自发的保护合作的—除非你认为esgwiki那伙人是一种自发保护合作

    2020-05-18 22:52:28 壳人

    @匿名群友B 还是在于网络人格的价值占比,其实如果价值占比足够高,那么应该也能约等为具有了利益相关

    2020-05-18 22:52:43 Temperance

    是的

    2020-05-18 22:52:54 匿名群友B

    @壳人 以及……谢天谢地,他们还没猖狂到肉体打击

    2020-05-18 22:52:57 匿名群友A

    我觉得这就是在钻现代性的边角的空子

    2020-05-18 22:53:04 Temperance

    ↑↓的主要手段就是撕碎一个人互联网上的面具

    2020-05-18 22:53:09 Temperance

    有的

    2020-05-18 22:53:12 匿名群友B

    比如说直接登门恐吓这种 ,我知道有,不过不是主流ba

    2020-05-18 22:53:19 壳人

    但是其实我很好奇是否有可能组成一个mad模型,“确保相互毁灭”,这样就太有趣了

    2020-05-18 22:53:37 匿名群友B

    那其实就是黑社会,一种以网络暴力为基础的权力团体()

    2020-05-18 22:53:39 Temperance

    毕竟很少遇到这种情况,因为完全扒出一个人个人信息并且宣传后,那个人在互联网上已经基本死亡了,除了一些名声太大的

    2020-05-18 22:53:47 匿名群友A

    我觉得这根本不是进步而是倒退

    2020-05-18 22:53:50 壳人

    黑社会?

    2020-05-18 22:54:09 匿名群友B

    只是感觉而已

    2020-05-18 22:54:13 壳人

    暴力与暴力的相互制约,催生一个去中心化的秩序,基于相互毁灭的秩序,我觉得这个设想很有趣

    2020-05-18 22:55:25 匿名群友A

    有些暴力根本无法被制约

    2020-05-18 22:55:44 匿名群友B

    你无法对公权力造成影响,所以还是切入了现实政治权力的真空

    2020-05-18 22:55:47 匿名群友A

    2020-05-18 22:55:48 小崽子

    一句境外势力就能把它们全部抓起来

    2020-05-18 22:55:50 匿名群友B

    我说,如果,假如,某大姓家族也这么做,某大姓家族也这么做?会怎么样?不抓你,就是出道你

    2020-05-18 22:55:54 壳人

    不过这个问题有点麻烦的是,我们探讨的模型并不是自然模型,都是被现实的公序良俗所影响下催生的

    2020-05-18 22:56:13 壳人

    @匿名群友B 你的意思是无视规则的纯暴力压迫?

    2020-05-18 22:56:13 小崽子

    实名上网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2020-05-18 22:56:19 小崽子

    2020-05-18 22:56:26 aknihein

    @匿名群友B 不可能的

    2020-05-18 22:56:26 Temperance

    某大姓家族虽然一直在这么做,假如公开这么做,总有人给他们涂层粉的

    2020-05-18 22:56:40 小崽子

    @匿名群友B @匿名群友B 没有必要这样啊

    2020-05-18 22:56:48 匿名群友B

    @壳人 其实说这话时候就让人意识到,恶俗也在挑战个人权利的底线不是吗,毕竟公权力还留着那层皮呢

    2020-05-18 22:56:53 aknihein

    某人如果要物理打击,必须以物理打击

    2020-05-18 22:57:05 匿名群友B

    确实没必要,但是假如是恶俗法庭叻?

    这就是个思想游戏,不用当真。

    2020-05-18 22:57:41 壳人

    @匿名群友B 所以我刚刚说其实我们探讨的模型是受到现实社会的成型道德的极大干扰的,有点遗憾

    2020-05-18 22:57:49 匿名群友B

    嗯,不过也必须基于现存道德(

    2020-05-18 22:58:01 Temperance

    法庭正中央,挂着他,他爹,他妈的基本信息,法庭下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抬眼就能够看到

    2020-05-18 22:58:02 壳人

    @匿名群友B 法庭的话,就要看能不能形成有效公信力了吧

    2020-05-18 22:58:13 小崽子

    2020-05-18 22:58:22 aknihein

    @匿名群友B 那首先得让一个完完全全的圈内人士当tz

    2020-05-18 22:58:24 匿名群友B

    网络上每个人都能看到

    2020-05-18 22:58:35 Temperance

    相当于中世纪时被扒光衣服游街的女巫

    2020-05-18 22:58:43 壳人

    @aknihein 希腊城邦组建也妹有头子啊

    2020-05-18 22:58:47 Temperance

    为什么要扒光衣服?

    2020-05-18 22:59:09 匿名群友B

    @Temperance 是,所以你看,我的论述其实是在讲,恶俗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它也许比公权力更可怕,公权力还要面子的(

    2020-05-18 22:59:39 壳人

    @匿名群友B 恶俗很可怕,可怕在是一种不受束缚的暴力

    2020-05-18 22:59:45 匿名群友B

    2020-05-18 23:00:00 匿名群友B

    其实我本科时候在推特差点被恶俗扒皮,那之前我就tl公开说过,恶俗是某大姓家族的反转,不受约束的暴力

    2020-05-18 23:00:15 壳人

    大国的公权力机关虽然我们都骂,但是好歹也是在西方制度下形成的公权力机关,明面上不会违背法的基本道德,恶俗不同

    2020-05-18 23:00:57 Temperance

    我“出道”过12个人。

    做这些的时候,我究竟在想什么?或者说我想达到什么?

    他们的名字我都还记得,既然我长期受基督教式赎罪观念影响,我又为什么还会做这些?

    2020-05-18 23:01:40 壳人

    @Temperance 大抵只是另一种幻影公众,你什么都没想,你就只是做了而已

    2020-05-18 23:01:59 匿名群友B

    大概只是另一种纳粹火车站管理员,“我只是在过日子”

    4.话题分散

    2020-05-18 23:02:09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我是不是可以认定你们是在说“群众无理性暴力”?

    2020-05-18 23:02:39 匿名群友B

    我认为不是

    2020-05-18 23:02:51 壳人

    唔,群众主要是人数压制吧

    2020-05-18 23:02:55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啊?

    2020-05-18 23:02:56 aknihein

    @匿名群友C 不一定是无理性

    2020-05-18 23:02:56 壳人

    这个还是技术手段

    2020-05-18 23:02:56 匿名群友B

    而且一个虚拟的政治体系中的

    2020-05-18 23:03:05 匿名群友B

    虚拟的/网络的

    2020-05-18 23:03:08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aknihein @aknihein 是不是不重要

    2020-05-18 23:03:15 壳人

    群众无理性暴力的特别在于集团性,但是esu只要你有手段你就是出道大手,一个个体

    2020-05-18 23:03:29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匿名群友B @匿名群友B 我业障比较大,联想了

    2020-05-18 23:04:01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怕的是你们突然出来个勒庞人

    2020-05-18 23:04:03 匿名群友B

    要是有千里眼就好了(,瞬间追踪,然后提刀上门

    2020-05-18 23:04:40 Temperance

    我只知道,我在看到某些东西亮出来的一刻,我觉得“自己很酷”

    2020-05-18 23:04:58 壳人

    @Temperance 说实话,我也这么觉得

    2020-05-18 23:05:08 匿名群友B

    我也这么觉得,像是一位killer,像私法执行者,看门狗里的私法执行者

    2020-05-18 23:05:08 壳人

    有一种迷幻的成就感和生理感。原始的狩猎快感

    2020-05-18 23:05:35 Temperance

    虽然100%过三天会后悔

    2020-05-18 23:05:39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你想说艾登皮尔斯把

    2020-05-18 23:05:44 匿名群友B

    是啊,他这么自称过的

    2020-05-18 23:05:53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当然这和看门狗差太远了,倒不如说,你们的酷,更像是满足了快感

    2020-05-18 23:06:08 壳人

    针对一个即成目标使用非常规手段进行…嗯…“搜捕”行为,会有一种迷乱的狩猎快感

    2020-05-18 23:06:21 小崽子

    “穷傻逼”和“可怜的傻瓜”

    2020-05-18 23:06:30 壳人

    @匿名群友C 所以我说,本质是一种海洛因状态

    2020-05-18 23:06:47 匿名群友C(匿名群友C)

    其实自己没有目标性

    2020-05-18 23:07:21 壳人

    我不太确定我出第一个人的时候我是否有目标性,至少我以为我有

    2020-05-18 23:07:29 匿名群友B

    其实也有一些目的性,比如意识形态上的,打击所有敌对意识形态的发声筒

    2020-05-18 23:07:38 Temperance

    有些人有这种想法但没这种能力,便会去接近那些拥有这能力的人

    2020-05-18 23:07:55 壳人

    因为“那个人我认为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样的简单理由,这样的简单理由真的值得一个人的互联网生命被摧毁吗

    2020-05-18 23:08:11 匿名群友B

    这种很多,实际上我就目睹过很多次

    2020-05-18 23:08:29 壳人

    反过来思考,又绕回了我一开始提出的”如何合理制裁傻逼“的问题。但是问题在于傻逼是一顶大帽子,谁都能扣

    2020-05-18 23:09:24 aknihein

    @壳人 如果有人认为值得,那他认为就是值得的

    2020-05-18 23:09:36 壳人

    @aknihein 我曾以为值得,但是我现在认为值得不值得不单单是一个拿着枪的人说了算的。如果这样简单的理由就要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权,那样生命还有什么保障?”不成熟“是每个个体的必然阶段,谁又没做过被某人认为值得杀死的事呢?

    2020-05-18 23:11:28 aknihein

    这样就需要法庭了(

    2020-05-18 23:11:37 匿名群友A

    一个人在不知道某个人是很多年前的自己的时候,或许会觉得这个人该枪毙

    2020-05-18 23:11:55 壳人

    是啊

    2020-05-18 23:12:20 匿名群友A

    但是又有一个问题,如果对于任何个体都报以这种对未来改变的可能性

    2020-05-18 23:13:16 壳人

    @Der Blaue Ritter 那可能真的会组建成MAD状态(

    5.重新思考ESU本质

    2020-05-18 23:20:16 壳人

    回头再研究一下Temperance这个事例

    2020-05-18 23:20:28 Temperance

    最开始的话题是,我在思考为什么我能够心安理得地对着智力障碍患者取乐。毫无征兆地我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地绕过我所受的一切教育和一切良知

    2020-05-18 23:20:56 小崽子

    比如杰子和小万邦?

    2020-05-18 23:21:04 Temperance

    比如杰子和小万邦

    2020-05-18 23:21:17 壳人

    我把这个问题换位到弥因和基因的分别缺陷,当然,问题的本质应该还是幻影公众?

    2020-05-18 23:21:49 Temperance

    重点其实不是智力障碍…而是受害者自身的“弱势群体”这一地位

    2020-05-18 23:22:37 匿名群友D(匿名群友D)

    因为目标根本没法反抗,只能乱打字

    2020-05-18 23:22:54 壳人

    @匿名群友D 不应该先有反抗才有道德

    2020-05-18 23:23:15 壳人

    我想起来一个很有趣的事,以前ew上挂过一个小孩,谁来着我忘了,后来“高雅人士”发现其母在其幼年时被害,曾考虑要不要终止迫害,后来的理由是硬度不改,所以加大迫害力度,这个案例兴许有一定参考价值

    2020-05-18 23:25:16 Temperance

    “硬度”,这个词毒性很深,这个词装饰下,基本上没什么行为不是被正当化的了

    2020-05-18 23:25:57 匿名群友D(匿名群友D)

    生命力

    2020-05-18 23:27:10 匿名群友D(匿名群友D)

    黄维恒之死

    2020-05-18 23:27:13 壳人

    @Temperance 我曾经思考做一个系统,能把情绪效价强烈的词汇完全置换为中性词,至少是偏中性词

    2020-05-18 23:27:55 Temperance

    至少,都过去了,虽然这些,依旧在某些角落进行着

    2020-05-18 23:28:16 壳人

    对于我们而言,都过去了,鉴于我们都没被出过和挂过

    战犯感放辣椒

    2020-05-18 23:32:14 小崽子

    [图片:玩网别带脑子,反正屁都赚不到]

    2020-05-18 23:33:25 壳人

    @小崽子 正是玩网不带脑子才有了这些故事

    2020-05-18 23:33:58 Temperance

    我们也不能强求大家做圣人,就像是你看到一个人生气时候踹垃圾桶,这样的行为是可以被理解的

    2020-05-18 23:35:07 匿名群友A

    在你群讨论这个算是让我心情舒畅很多,,,

    之前一直觉得很无力

    2020-05-18 23:35:26 Temperance

    [图片]

    这将是一次很漫长的思考

    1. 一些后续

    2020-05-18 23:36:50 陈晖洁

    为什么讨论到善雅上了

    2020-05-18 23:37:16 Temperance

    我乐完qyb后突然开始思考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2020-05-18 23:37:29 匿名群友D

    qyb

    2020-05-18 23:37:31 小崽子

    诶?

    2020-05-18 23:37:33 小崽子

    哪位

    2020-05-18 23:37:33 匿名群友D

    情缘版

    2020-05-18 23:37:38 小崽子

    晴雨表

    2020-05-18 23:37:47 匿名群友D

    @Temperance

    2020-05-18 23:37:54 Temperance

    纳米和初音未来唱歌跳舞

    2020-05-18 23:37:56 Temperance

    [图片]

    2020-05-18 23:38:03 小崽子

    2020-05-18 23:38:24 匿名群友D

    肏,我想起来了

    2020-05-18 23:38:25 壳人

    我们得重新思考我们对待真正的esu的态度了

    2020-05-18 23:38:31 匿名群友D

    那个可怜的家伙

    2020-05-18 23:38:31

    因为他太二次元了

    2020-05-18 23:38:32 壳人

    毕竟esu从不会离开

    2020-05-18 23:38:51

    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坏的

    2020-05-18 23:38:51 陈晖洁

    [图片]

    2020-05-18 23:38:57 匿名群友D

    就这么自娱自乐的就被害了

    2020-05-18 23:39:01 Temperance

    我想了想

    2020-05-18 23:39:07 陈晖洁

    善雅有啥好聊的

    2020-05-18 23:39:08 Temperance

    其实qyb和hx的行为

    2020-05-18 23:39:25 壳人

    @陈晖洁 思考本质,没啥坏的

    2020-05-18 23:39:25 Temperance

    跟我在群里对着二条院羽月发情没什么特别大的差别

    2020-05-18 23:39:35 匿名群友D

    韩蓄

    2020-05-18 23:39:39 壳人

    善雅的本质可以推到不少地方

    2020-05-18 23:39:40 aknihein

    @Temperance 那个中V傻逼吧

    2020-05-18 23:39:44 Temperance

    是的

    2020-05-18 23:39:45 陈晖洁

    社会还在善雅就会在

    2020-05-18 23:39:54 aknihein

    @Temperance 这人好久以前就被出了

    2020-05-18 23:40:16 Temperance

    最大的恶俗不倒,什么都难以改变

    2020-05-18 23:41:03 Temperance

    [图片]

    2020-05-18 23:41:05 壳人

    @Temperance 不会倒的

    2020-05-18 23:41:11 壳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esu

    2020-05-18 23:41:13 Temperance

    今晚话题也许稍微有点过了

    2020-05-18 23:41:22 陈晖洁

    一千年前是买通刺客报复隔壁村的烂货

    2020-05-18 23:41:24 壳人

    我觉得没啥问题

    2020-05-18 23:41:32 小崽子

    互联网空间中诞生esu我认为是必然现象

    2020-05-18 23:41:37 Temperance

    是的

    2020-05-18 23:41:45 Temperance

    老外早这么玩了

    2020-05-18 23:41:50 陈晖洁

    一百年前是找地头蛇带人堵别人家院子

    2020-05-18 23:42:07 匿名群友D

    [图片]

    2020-05-18 23:42:09 aknihein

    是有私人争斗的地方

    2020-05-18 23:42:11 陈晖洁

    现在是

    2020-05-18 23:42:14 aknihein

    就必然有es

    2020-05-18 23:42:18 壳人

    本质是私人暴力

    2020-05-18 23:42:23 Temperance

    现在是找个人掏点钱查绑

    2020-05-18 23:42:27 Temperance

    [图片]

    2020-05-18 23:42:31 小崽子

    别说老外 之前人肉“毒王”不也是一样的性质吗

    2020-05-18 23:42:47 匿名群友D

    网络暴力凤姐

    2020-05-18 23:42:58 匿名群友D

    春哥神教

    2020-05-18 23:42:59 陈晖洁

    哦 五十年前是拉几个学生来骂你是反重力

    2020-05-18 23:43:09 陈晖洁

    [图片]

    2020-05-18 23:44:03 陈晖洁

    完完全全的一回事

    2020-05-18 23:44:07 匿名群友C

    呃呃呃

    2020-05-18 23:44:15 陈晖洁

    本质都是玩信息不对称那套

    2020-05-18 23:44:30 陈晖洁

    以前有以后也不会没

    (有删改)

    整合:壳人

    2020.5.19 10:57

    附:Temperance故事整合

    Temperance 2020/05/18 22:44:33

    互联网技术暴力领域的“皇帝”我也是见过的

    Temperance 2020/05/18 22:44:49

    准确说我和对方相处了将近三年

    Temperance 2020/05/18 22:46:08

    该说我那个例子了

    Temperance 2020/05/18 22:46:27

    一伙恶俗人士在一个钓鱼群日常取乐几位小粉红

    Temperance 2020/05/18 22:46:38

    很遗憾,我也是其中一员

    Temperance 2020/05/18 22:47:52

    其中一位人士发出了在其他人眼中的暴论,关于gfw与steam的,于是被一位大手“警告性质”地出了姓和名字首字母缩写

    Temperance 2020/05/18 22:48:31

    而其他人讨论后一致同意让他写一篇道歉信性质的东西。

    Temperance 2020/05/18 22:48:59

    我在想,这个“道歉信”究竟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是一种承诺,还是一种他们眼中的战利品?

    Temperance 2020/05/18 22:49:56

    是的,这是↑↓中的“规矩”

    Temperance 2020/05/18 22:50:09

    就像是坐牢与罚款是现实中法律下的规矩一样

    Temperance 2020/05/18 22:50:22

    但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Temperance 2020/05/18 22:51:04

    那位被要求写道歉信的搬来了另一位名声更大和更有能力的所谓大手子

    Temperance 2020/05/18 22:51:37

    将我前面所说的大手扒了个底朝天

    Temperance 2020/05/18 22:51:51

    这事以此作为结尾


  • 木毛认可

    QQ交流记录太碎片化了,总结精简版希望



  • @Grox0101 啊这,待我之后有时间的时候试试看吧。



  • ESU啊屑运营啊,还是因为没有一个集中的由规则约束的暴力吧。网络人不像自然人那样是已经被集中纳入秩序的,而群众又没有一种手段来约束暴力。
    现在的ESU只是暴民手中的燃烧瓶而非执法者手中的催泪弹,或许只有像各大网络平台那样建立一个集中的秩序并以某种手段加以约束才行吧。
    网络最终的图景或许就是像现实中一样,人人处于秩序和管理之下,而秩序由被约束的暴力来实现吧。
    不过赛博空间和现实的不同在于一人或许真能敌国,这也是个问题吧。但是一个人的手段就算是在赛博空间里也有极限吧,一手遮天还是不大可能吧(我不懂信息技术纯瞎猜的)。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