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并私信八一八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诊疗记录]013-8-10-1919-<ICD-10>-{Failed}



  • 患者姓名:田所浩二
    年龄:24岁
    职业:学生
    初步诊断类型:癔症
    治疗方案:适应性催眠治疗
    主治医生:古屋敷由良

    治疗记录:

    D:“田所先生,在下是负责这次治疗的催眠师由良,后为我的助手史绪小姐和静树小姐,看来您已经做好就诊的准备了,劳烦再躺平一点,并向我重复您的困扰。”

    P: “医生,我最近总是作着重复的噩梦…一张恶毒的少年的脸,看起来很幼稚又很苍老,面容扭曲着,嘴唇蠕动着说着什么,但我却什么都听不到…有时我感觉好像有呼吸机或是防毒面罩附在上面…这让我每天都活在困噩中,我感觉我被什么东西缠上了…”

    D:“好的,我非常理解,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开始治疗的理由,我会引导你找到梦的根源,从本质上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你只需要尽可能平静的配合我就好,你看,你现在坐在一个明亮安全的房间里,我和我的助手们都在你身边。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P: “好…那我现在闭上眼睛吗?”

    D:“没错,请放轻松,想象你的脚睡着了,你的腿睡着了,你的手臂睡着了,只有你的心还醒着,做一段深呼吸,你即将踏上一段旅程,向着你的心底。你沿着路缓缓前行,缓缓前行,缓缓前行…”

    P: “似乎到终点了,我看到一个建筑…”

    D:“走进去,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P: “一个…会场,这里似乎在京都的学院”

    D:“谁在那里?你的角色是什么?”

    P: “我不知道…观众席有很多人,但都不是人,它们立成了十字,赤裸着但我看不到它们的性别,它们没器官没头发也没有脸,我感觉很压抑快要疯了…”

    D:“放轻松,为我看看台上的状况”

    P: “一个肥胖的男人,他站在它们中间,他好像是主导者…,他的祷告似乎结束了,他说,有没有人要提问…”

    D:“把你的困惑告诉他,拿到你内心的答案”

    P: “我…我做不到,我在天上,我不能动,我在神的视角看着他们,他们不看我…好像有人应声了,但声音来自地板看不到人”

    D:“继续,”

    P: “一个男孩从哪里好像升起来了…他穿透了地面,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他倒着走路,他似乎不能弯曲膝盖…”

    D:“他的长相大致是什么样子?是你有印象的面孔吗?”

    P: “我看不清…他的五官很模糊,但我直觉他就是那张脸,他在往那个男人的方向倒走,他可能是幻象,他穿过了所有的桌子”

    D:“他对那个男人说什么了?”

    P: “他的脖子转了180度…它似乎是什么别的东西,我真的不想再看下去了。”

    D:“坚持,你已经触到你癔症的根源了。我在你旁边陪着你,这是个梦,没什么可怕的。”

    P: “好…但我真的听不清,它的声音带着回响…这个地方不应该回声这么大的…它似乎是做了自我介绍,那个男人问它要什么,它说了一个问句,我听不懂。然后那个男人狠狠的拒绝了…”

    D:“然后呢?”

    P: “那个男人的脖子伸出了三米,他的脖子好像是断了…我听到了骨折声,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D:“这是你的梦魇而已,你恐惧的具象化,你只需要鼓起勇气面对它们,它们只是你脑子里想出来的。”

    P: “我努力…你一定要陪着我…它似乎在挑衅那个男人,它说了一个词,发音听起来是Soldaiyio,那个男人,很愤怒;我听到了火车的轰鸣,我感觉我的眼前变红了…”

    D:“镇静,感受到我的手在握着你了吗,告诉我他们是如何交互的。”

    P: “男孩在抖动柔软无骨的颈…它在重复一个词…我不懂那种语言,听起来让我烦躁,但我就是知道那个词的意思是界外之界…”

    D:“那个男人现在呢?”

    P: “更愤怒了…天呐…他的背后浮现了一顶枯黄的旧假发和一件粉色的劣质连衣裙…”

    D:“对你而言那是什么?你记忆中有人穿成那样吗?”

    P: “我不知道…我感觉不行了…那些东西飘过去缠住了男孩,但男孩完全不害怕…它说这是好的…”

    D::“离成功不远了,你能看清男孩的表情吗?”

    P “太远了…不,近了,近了,太近了不要再近了,衣服让它浮了起来,就像溺死的人那样,它在往我这里飘,它在对我笑…不要过来…救我…”
    D:“冷静!护士按住他,他在掐我!”

    P: “赞美牠,牠是乌鸦之神,远航中深空的混响,夜梦之地的首,是地上东方无以名状的颂歌,Utsuho!Utsuho!Utsuho!Leerzah is god!”

    D:“该死,他在做什么,他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快,镇静剂,止血,我来压住束带!”

    [治疗被强制中止]


  • 管理员

    田所浩二上升到了新的境界



  • 建议创作新的scp


  • 迫真FPS部

    【楔子】
    “田所先生!田所先生!能听到我么?”伴随着担架车嘎吱嘎吱的声音,田所浩二被推进了手术室。半个小时前做催眠治疗的田所先生在治疗中兽性打大发,先是疯言疯语,然后又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手术台上医生尽力回忆起治疗中的每一个细节,根据田所先生在梦中的描绘,他似乎来到了土地革命时期的一场针对地主的批斗大会。。。。。
    ※ ※ ※
    主治医生:麻里奈 代号:D
    助手:▓▓▓▓▓▓▓▓▓▓▓▓ 容器代号:Pinky
    初步计划:力求破坏宿主的固有认知 达到治疗▓▓▓▓的目的
    优势:宿主与目标有着良好的感知性和兼容性。目标透过以往的记忆已经对宿主施加了一定的影响
    ※ ※ ※
    D:请给我止血钳。
    P:。。。。。。
    D:止血钳
    P:。。。。。。
    D:请给我止血钳!
    P:他们正在观看
    D:现在正在手术,麻烦你认真一点。。
    P:他们正在观看
    D:你说什么??什么正在观看。。。
    P:他们正在观看。。。一排排的人。。。头上四个。。下面。。。。。
    D:什么。。?什么人。。。看神么?地主?黝黑的农民?。。。批斗大会?
    P:咿啊啊啊啊啊!!他们开始看了。。。看。。我们。。。
    D:什么??我,们?你冷静一点。。。现在是手术,我们止了血马上扶你出去休息,这时候还请心无旁骛。。。(什么什么 你们这帮家伙 是对我感兴趣么)
    P:咿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看我,不要过来。。。啊 。!!!!!!
    D:喂!喂,你怎么样了,振作起来。。。。现在有人需要你的帮助啊。。。啊!!!!!!!!你的脸。。。
    D:来人!!来人啊,有人昏倒了。。需要帮助。。。。该死。。。妈的。。。。有人么。。。。这有人昏倒。。我不知道。。我该。。。。。呜呜呜呜。。。。(爱丽丝。。。。)
    D:啊!!
    P:赞美您,黑色的乌鸦,当您翱翔于天空之际,那隆隆的混响为大地带来灾厄,在那里!您是我们永恒的神,至高无上的主人,科技的拥有者!吾辈愿世世代代伴您左右,作为您的血肉,骨血,爪牙,愿您*&^%$#@!@@_&&_^&&(…
    D:你的舌头断了为什么还能说话。。。。
    P:哈!舌头!人类的认知。。。。。。䦵噷䯤乆廽堘霨䁷懑㥁乁嬽。。。。
    ※ ※ ※
    P:啊。。。头好痛。。这是哪。。。我记得我在医。。。
    R:真的很好吃呢,但是做这个的一直都是爱丽丝,魔理沙没做过么。。。
    D:啊,,,你好 ,我。。。问一下。。这里是???
    H:阿拉,我有吃过魔理沙做过的点心么?
    D : 不是。。。我。。。
    R:连爱丽丝都没有吃过的话不就代表谁都没有吃过么?
    D:咿!!!这里是哪???你们又是。。。
    H:有收到过么
    D(M):啊。。。。。。
    R:我也送过魔理沙礼物,但是没有收到过回礼哦
    D(M):啊啊啊啊(绝叫)我忘记了(咒语)
    H:啊,等等魔理沙
    D(M):我先走了爱丽丝,等一下会有魔理沙的超棒礼物!
    R:没有我的分呢
    D(M):你就给我坚强的活下去吧
    R:给我等等!
    D(M):那么诸君!SALAMADA(咒语)
    ※ ※ ※
    😧 哈。。。哈。。哈。。
    P:您好,请问您。。。
    M:雾雨 魔理沙。
    P:欢迎回来,宇月博士,吾辈在此恭候您多时了,您的到来是吾辈莫大的荣幸。
    C:Sonanoka O: 我也要为灵梦吃! a: ala。。。。 t: naidesu
    M: TOUHOU鬼畜音骂的。。。。。。让老子也加入吧!
    ※。。。。。※。。。。。。※
    O B J E C T C O M P L E T E


  • 圈内名人 木毛认可 捐赠者 猫猫 SCP基金会 女装人研究会 管理员

    高雅



  • 雅!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