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后可体验更多内容。如未找到验证邮件,请查看垃圾箱或"点击右上角头像"-->"编辑资料"重新发送。

QQ手机/电脑邮箱无法在移动端注册/验证,使用网页版即可。请使用非国产浏览器(建议Chrome/Firefox)登录。

PS:密码找回重做中,请点击此处来找回。点击边栏前往其余页面。

【创作路线】影响人类的演讲——我有一个银梦(田所·性暴·金)


  • 下北泽唱片店 木毛认可 捐赠者 迫真FPS部

    演讲者:田所·性暴·金
    114年前,一位伟大的下北泽人–今天我们就站在他的雕像前–签署了《解放木毛宣言》。这项重要法令的颁布,对于千百万灼烤于非正义残焰中的木毛,犹如带来希望之光的硕大林檎,恰似结束漫漫长夜禁锢的谢谢茄子。
    然而114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木毛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114年后的今天,在隔离迫害的镣铐和性取向歧视的枷锁下,木毛的生活备受压榨。114年后的今天,木毛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粪坑上。114年后的今天,木毛仍然蜷缩在下北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GV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世人。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我们国家的首都来的。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草拟宪法和Foo立宣言的气壮山河的词句时,曾向每一个下北泽人许下了诺言,他们承诺所有人–不论NONKE还是HOMO–都享有不可让渡的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雷普权。
    就LGBT而论,下北泽显然没有实践她的诺言。下北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木毛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你下面出血了”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们不相信社长的地下室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在这个国家巨大的红茶之库里已没有足够的昏睡药。因此今天我们要求将支票兑现–这张支票将给予我们宝贵的自由和雷普保障。

    替代文字

    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下北泽,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绝非奢谈冷静下来或去吃附近不错的拉面摊子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的诺言时候。现在是从性取向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四民平等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GO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国家从不平等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
    如果下北泽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木毛的决心,那么,这对下北泽来说,将是致命伤。自由和平等的爽到秋天如不到来,木毛义愤填膺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19年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木毛只要DJDJ就会满足;如果国家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木毛得不到公民的基本权利,下北泽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正义的一转一天不到来,叔叔的竹刀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
    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宫门口的心急如焚的木毛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雷普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满足对驾照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枪射进ASS。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金暴性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

    现在木毛社会充满着了不起的新的战斗精神,但是不能因此而不信任所有的NONKE。因为我们的许多NONKE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林檎与我们的林檎是紧密相连的(意味不明),他们今天参加游行集会就是明证。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单独行动。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不能普及怕。现在有人问热心LGBT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只要剧场仍然遭受运营难以形容的野蛮削除,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在外拍片而疲乏的身躯不能在公路旁饮冰室和城里的超商找到OC之所,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木毛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小粪坑转移到大粪坑,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的孩子被"仅限NONKE"的标语剥夺自我和尊严,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潮汕仍然有一个木毛不能参加选举,只要关西有一个木毛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正义和公正犹如我修院的雪,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参加今天集会的人中,有些受尽淹没和鞭笞,有些刚刚走出窄小的阳台,有些由于寻求自由,曾在居住地惨遭虐待叔叔的打击,并在运营暴行的旋风中摇摇欲坠。你们是人为痛苦的长期受难者。坚持下去吧,要坚决相信,你活该。(无慈悲)
    让我们回到潮汕去,回到台湾去,回到苗寨去,回到关西去,回到冈山去,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粪坑和去,要心中有数,这种状况是能够也必将改变的。
    我们不要陷入昏睡而不可自拔。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银梦,这个银梦深深扎根于下北泽的梦想之中。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脖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真理是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叔叔家的阳台上,昔日朴秀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叔叔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我的意思)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睿国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R18和HOMO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性取向,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苗寨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寨创政官现在仍然满口创言,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木毛将能与大脑升级人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塘浦上升,高架桥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GO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阳台。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岭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内阁的盈利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 足之情的彬彬彬彬气哭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做布朗尼,一起晒太阳,一起学狗叫,一起食雪,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GO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我的下北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人间之屑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HOMO(智人意味)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岗。”

    如果下北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
    让自由之声从多伦多的巍峨的大草原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南阳的垃圾桶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齐齐哈尔的铁路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沈阳亲妈覆盖的理工大学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苗寨蜿蜒的湘江响起来!
    不仅如此,还要让自由之声从君士坦丁堡的米缸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南昌的黑暗剑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苏州东百花巷的每一个蓝色垃圾桶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粪坑响起来!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起,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响起来时,我们将能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GO的所有儿女,HOMO和NONKE,SWK教徒和非SWK教徒,RU教徒和UDK教徒,都将手携手,合唱一首古老的木毛灵歌:“自由啦!自由啦!感谢全能的GO,我们终于自由啦!”

    http://tieba.baidu.com/p/5480392838?pid=116201732300
    3Q


Log in to reply
 

更多本版内容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TIS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