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讨论一下关于"恶臭"的问题


  • 管理员

    最近小鬼越来越喜欢"恶臭"一词了,感觉它已经不适合现在的银梦.
    我不是很了解这个词语的来源,说野兽先辈=kuso=臭的话倒没什么问题,说本片的雄臭也行,但恶臭一词不至于可以到处乱扣吧;况且本片不一定都"臭"啊
    新宝岛奥尔加什么的和臭根本不搭界吧,曲奇相关有weed味有其他的味道也轮不到恶臭.
    但是现在小鬼喜欢碰到什么就说臭,已经和银梦有点脱节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减少使用这个词语呢?


  • 木毛认可

    野兽先辈=大便的拟人=很臭
    野兽的肤色——》粪色——》很臭
    野兽脱粪本篇——》扑面而来的恶臭

    (首)倒转——》(臭)

    所以其实“恶臭”是个很适合描述先辈的词语,那么为什么“臭”会脱离它的本意呢?
    私以为来源于使用该词的小鬼的两个特点:高复读性与无知性
    由于小鬼缺乏关于inm的知识,但是又迫不及待的想要玩梗,所以会直接使用他们最容易理解的,最简洁直白描述inm特征的标志性词语(及人物),并大量应用该词语于一切(他们觉得)可以应用的部分。
    于是“恶臭”这个词语的本意被扭曲了,乃至于没有人知道这个词语确切该用在什么场景。
    “sodayo”本身就具有复读性,所以可以大量使用。但“恶臭”不同,这个词本应指代——仅指代一个人物的特征(即野兽先辈)(其实雪相关用也没什么特别,但没有人这么用,这个词义就不存在了),但是现在这个词被小鬼大量应用于本不该应用的地方,弹幕里用大红字刷,评论里刷,乃至所有小鬼讨论的地方都遭到滥用。
    所以,现在的“恶臭”二字,被迫带上了这样一个属性:对inm一知半解的小鬼的常用词
    风评被害别人的文化 惨遭风评被害,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究竟是要像当年东方抛弃cookie☆一样抛弃这个词呢?还是尝试着还原它的本意?
    0_1524750594340_7603457i.jpg
    im7603457



  • 不用减少,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一个homo说这词的…全是小鬼在用



  • 事实上刷"恶臭“的,都是一般通过路人在用

    在路人的眼中,淫梦=恶臭,当看见yjsnpi,或者是黑色高级车,红茶之类的微要素的时候,或者是误入了一些奇怪的音MAD之类的
    虽然看不懂这是什么但是刷个”恶臭“可以显的比较合群或者是彰显一下存在感而已
    不过也多亏了这些到处乱刷的玩梗大手子,我接触到了这类文化
    才可以有幸观赏到这么多生草的BB剧场


 

友情链接

中文InmWiki 中文饼Wiki InmTieba 例区Discord afdian “bilibili” v2mm | 自由职业者社区